• 返回: 秦时明月之大反派系统

    第九十四章 乱世

      秦发三十五万大军再度伐楚,由镇守南阳的大将王翦统领,辅以上将军蒙武,蒙恬,李信等一干放在整个天下也耀眼璀璨的将星。

    天下局势,骤然突变。

    楚国这边,大将项燕提二十万人马,驻扎在寝邑,更多的楚国军队,还在往这里开来。

    一场生死对决,已经是不可免。

    秦胜,则楚国大势已去,秦统一天下的节奏不会再被任何人,任何国家阻止。秦败,则楚能够携大胜之威,反攻秦境,甚至再为合纵长,号召天下诸国贵族,起兵反秦。

    寝邑。

    站在高大粗厚的城墙之上,昌平君抚须而立。远方,阡陌纵横,前几天还是连绵的良田,这几天在项燕的催促下,已经派人加紧了收割。现在,仅剩片抹金黄,绝大多数的粮食,都已经收入城中。

    城中成堆的粮囷,那是士兵的军心所在,那也是寝邑百姓坚持抗秦的信心所在。

    昌平君一人站立,周围并没有任何的侍卫。项燕悄然来到昌平君的身后,看着远方仍在忙碌的楚军身影,叹了口气。

    昌平君察觉到了项燕的到来,笑道:“看来事情是没有办成?”

    “昌平君你赢了,齐王建终究还是不肯发兵,与秦相抗。”项燕不懂,天下大势已经很明朗了。

    “楚国若亡,齐国也势必不能幸存。齐王建执掌齐国近四十年,难道连这一点也看不出吗?”

    不久前,项燕曾经建议派使者去齐国,请求齐王援助。昌平君则与项燕打赌,齐国不会救援楚国。

    昌平君看了一眼项燕,对方在等待着他的答案。

    昌平君长叹一声,苦笑道:“国仇家恨,岂是轻易能够忘却。”

    这国仇,自然不单单指的是秦国与六国之间的矛盾,还有六国之间的血仇。

    “当年济西之战,燕将乐毅大败齐师,连下七十余城。六国军队冲入齐境,大肆抢掠烧杀。齐国也从与秦国并雄的一流强国变成了眼下阖门自守,苟延残喘的样子,数十年来,未复元气。齐人对燕楚韩魏赵之恨,不下秦国,甚至犹有过之。”

    “身为一代君王,难道还能被这些蒙蔽双眼么?”

    项燕也知道昌平君说的是事实,可是他仍然不解。战国之世,诸国并争,利益大于一切。仇恨与国家,哪个更重要?

    昌平君双眸晦色泛起,幽幽的说道:“要么齐王建昏聩至极,已然到了看不清天下的局势的地步。要么,他比任何人都冷静。从一开始,齐王就不看好楚国能够赢下这场战争。”

    嘶,项燕倒吸一口气凉气,心中蓬勃的战意忽的一滞。良久,他看向了仙风道骨,越发风轻月淡的昌平君,问道:“昌平君,你是不是也不看好我们能够打败秦军?”

    项燕看着远方那连绵的田地,丰收的喜悦不再,有的则是秋风泛起,万物萧疏的悲凉。

    “天意弄人!大势之下,再多的智谋也是无用。以你我之力,纵能逆势于一时,却不能逆势于一世。”

    听闻昌平君的肺腑之言,这一刻,项燕是前所未有的彷徨与失措。

    昌平君向前走了两步,离着墙垛已经是越来越近,再走一步,怕是就要坠下城墙。

    “昌平君!”

    在项燕惊呼之声中,昌平君停止了步伐。昌平君背过身来,在项燕不解的目光中,缓缓开口,语气则是从所未有的坚定:“生与死,便在这一步之间。明知大势难逆,吾辈,有死而已!”

    吾辈,有死而已!

    项燕开怀大笑,笑完,一双老眸已经流满了泪水。

    .......

    “都把这些东西给我留下。”

    官道之上,一粗壮威武男子大喝一声,样子十分之嚣张。他带着十数票衣衫破烂的强人,堂而皇之拦住了拥有几十人的商队,指着他们的财货,说道。

    “哪里来的毛贼,都不要命了?”商队的首领衡量了一下双方的人数,一点也不虚。

    “妈的,不合作,给老子抢。”

    拼杀自此开始。正如商队首领所料,结果是碾压性的。只是与商队首领料想的不同,两者换了换而已。

    刀剑折落,哀嚎声起。

    几十人顷刻之间就被对方撂倒,商队首领不知道这是哪里来的强人,竟然如此厉害。不但武功高强,就连他们持的兵器也无比犀利。

    “大爷饶命,大爷饶命......”商队首领跪下来求饶,只是对方显然对商队的财货更加有兴趣。

    “真是好生意啊!”

    略带戏谑的声音响起,一布衣剑客缓缓从森林之中走出。

    “你是谁?”

    两个强人持着长剑,拦住了那名剑客前进的道路。

    啪,一块青铜令牌从剑客手中飞出,跨越长长的距离,笔直的飞向了那粗壮威武的男子。

    大汉厚重长满老茧的手掌接住了令牌。这块令牌正面刻的是一个嬴字,背后则是安西君字样。

    “公子有命,尔部所率人马,立刻集结,在前方三十里处村庄待命,不得有误。”

    “属下谨遵公子之命。”

    十数人顷刻拜倒,样子恭敬。行礼完毕,大汉带着一干人马,撇下了数车的货物,奔入了山林之中。

    商队首领颤抖着,看着那布衣剑客拔出了手中的长剑。剑与剑鞘摩擦所发出的声音,清脆叮咛,在商队首领听来,却是无比的恐怖。

    “你...你,以你的身手为什么要做这等下贱差事,跟着我,我保你荣华富贵。”

    剑客不为所动,只是步伐却是越来越近。

    “这数车的财物都归你,只求饶我性命...啊....”

    残忍的笑意泛起,长剑收割着生命。鲜血染红了土地,死亡的音符响彻山林。秃鸟鸣叫,似乎是闻到了盛餐的味道。野兽嘶鸣,因为血腥之气而兴奋。剑客浑身杀气滔天,纵使是山中霸主,也不敢靠近,只得在林中俯身蛰伏,静静等待。

    剑客用商人的锦衣擦拭了剑上的血迹,他对着数车的财货不屑一顾,手指轻轻摩挲着长剑剑锋,眼神狂热,就像是对待****的女子一般,温柔而不失耐心。

    小心翼翼的收起了长剑,剑客缓缓背身,离开。

    楚地之上,一股股细小的人流正在慢慢汇聚。烽烟漫天,正当天下之人的眼光都被秦楚之间一触即发的大战吸引时。谁也没有想到,嬴子弋的三千骑不久后将在这风云末世上演一曲怎样的乱世狂歌!

    ~~~~感谢爱看书小艾大大,本人不叁不寺大大,画古成殇大大,我是高冷帅哥哥大大,小子作者大大,xiaoteng07大大,0读书的天使0大大的打赏~~~~

    ~~~~求推荐,求收藏~~~~

    ;


    本站域名变为  www.bxwx666.org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