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秦时明月之大反派系统

    第一百二十章 二更君的自白

        不管是过去多久的时间,这个世界上有些东西是不会变的。`譬如那亘古不变的星河。

        殿宇之上,灿若繁星,那深邃的黑暗仿佛无有尽头,只是瞥一眼,就让人不知不觉沉迷其中。

        那看似笔直的道路,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到达尽头。甚至,只有很少的人才能到达少女眼下站立的位置。

        这是一个眉目如画的少女,亭亭玉立,长束在了脑后,简洁明快。她身着一身红色薄纱,紧身的外裙将少女的完美的身材完全勾勒了出来。

        少女年岁尚轻,却是妖艳动人。眉间不自觉透出一股魅意,动人心魄。

        “我已经等你很久了,大司命!”

        东皇太一的声音响彻了整个大殿。今天是个特殊日子,阴阳家又要新进一位长老。

        “属下拜见东皇大人!”

        那遥不可及的距离,让大司命感觉到了她与那位大人之间的差距。也因此,少女才对那位大人感到畏惧和敬服。

        “每个人活在世上,都有着自己的使命。正如天上的繁星,每一颗都有着自己的轨迹。而你,找到了么?”

        “属下不明白。”听着东皇太一的声音,大司命十分之迷茫。

        “死亡!是每一个人必须经历的过程。`那里,有着你要找的答案。”

        “属下遵命!”

        少女单膝跪地,对于东皇太一的提示,她似懂非懂,只能如此作答。

        “有一个人,你需要留意一下。”

        “请东皇大人示下。”

        “大秦十四公子安西君嬴子弋!”

        “属下明白了。”

        大司命已经退下,东皇太一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声音低到只有他自己能够听到。

        “每一个人都有着自己独特的轨迹,可是唯独只有他,无论在如何的情形下始终不露真迹。异数,异数。成道之机,也许就在这异数身上。”

        阴暗潮湿的地牢之中。响起了久违的脚步声。这里是秦国关押罪大恶极的犯人之所,看守极其严密。

        “中车府令,最近可还安好?”

        寻常的问候,似是朋友见面打招呼。可是放在这阴沉的牢狱之中。却是有些诡异了。

        赵高盘膝而坐,睁开了双眼。`对于眼前之人,他的心中恨意滔天,几乎有一刻,他想要冲破这牢笼。将眼前之人立毙于当场。

        可是赵高最终忍住了,面对着这个将自己送进廷尉府大牢的罪魁祸,赵高轻声说道:“牢狱之中,恕奴婢不能给十四公子见礼了。”

        “不用那么客气,要知道本公子最器重的就是中车府令。若不是昌平君那厮捣乱,中车府令也不至于落得眼下的田地。”

        嬴子弋好不要脸说着鬼话,偏偏那语气真挚至极。

        赵高脸色不善,失去了继续和赢子弋胡诌的兴趣,问道:“不知公子来此腌臜之地,却是为何?”

        “我在找两个人。她们是一对双胞胎,也是一对让人防不胜防的杀手。想必中车府令知道她们的下落。”

        “公子说笑了,连公子也找不到的人,奴婢又怎么会找到?”

        “中车府令不用找,因为她们一直在你的手下。我记得幼时,你曾带她们进过咸阳王宫,可是我找遍罗网刺客的名册,却是没有她们两人的踪迹。我想知道,这是为什么?”

        赵高一笑,“因为她们两人还只是两把未成型的剑。剑未成型。又怎么能留在罗网呢?”

        “中车府令是聪明人。这样吧!如果中车府令将她们两的下落告诉我,我就上禀父王,为中车府令求情,如何?”

        赵高眼中精光一闪。看样子,是动心了。

        嬴子弋其实也只是在做顺水人情,如果秦王想动赵高,那么他此刻就不是在这廷尉府的牢狱之中,而是在阎王殿前报道了。

        既然秦王不准备处置赵高,那么迟早赵高会被放出来。既然如此。嬴子弋还不如早些换些对自己有用的消息。

        “她们一直在骊山修炼。”

        也许是受够了这阴暗潮湿的地牢,也许是为了早一点出去准备自己的计划。赵高终于将自己仅剩不多的筹码抛出,抛给了自己这个仇敌。

        “中车府令静等消息吧!”

        嬴子弋不再逗留,转身离开。

        骊山深处,林木幽幽。一道瀑布从高而下。飞流奔腾,尽入了那一池湖水之中。

        只是,不管那流水如何激荡,宽广的湖面却依旧有着足够的能力去容纳那汹涌的冲击。

        湖的两旁,是两个长相完全一模一样的少女,犹如一面镜子的正反两面。

        此刻,这两个少女闭着眼前,身子一动不动。两位少女心意相通,一人修为有所增长,另一位也会随之而领悟。虽是两人,却犹如一体,着实厉害。

        只是,面对着那激荡的流水,面对着清澈见底的湖面已经多年,两个少女的修为已经很久没有一丝进境。因为,动力是双份的,而阻力也是双份的。一人在前进的道路上遇到阻碍,也意味着另一人也同时会遇到。

        前面仿佛有着一道难以逾越的天堑在阻隔着她们前进的步伐。

        直到,两个少女的眼前,各自出现了一道明晃晃的剑影。

        少女们的目光一下就被****在泥土中的古剑所吸引,心中那股久违的冲击感正跃跃欲试。

        “拿上眼前的这把宝剑,就意味着你们放弃了以前的身份。不管你们过去曾高贵如一国之公主,还是卑微到只是行乞的乞丐,都不再重要。从今以后,你们只有一个名字,那就是地上,那把古剑的名字。”

        嬴子弋的身影出现在了两女的面前。剑动人心,对于一个剑客来说,能够找到一把与自己相契合的宝剑本是不易。何况是两把同时适合于她们的宝剑。

        两女身为剑客,毫不犹豫,几乎是同时拔出了地上的古剑。

        转魂,灭魄。两把古剑在阳光之下闪烁着寒光,二女抚摸着长剑,喜不自胜。

        嬴子弋一笑,默默的转身。

        剑为主,人为奴,是谓剑奴。剑客,总是在强大的力量面前迷失,也许,这就是宿命。

        ps:    ~~~~~~各种求·~~~~~~~

     ...  

    本站域名变为  www.bxwx666.org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