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秦时明月之大反派系统

    第一百二十七章 少女的直觉总是辣么准

        关注「起点读书」,获得515红包第一手消息,过年之后没抢过红包的同学们,这回可以一展身手了。

        深夜之中,秃靡率领数十骑在原野上奔腾。

        他已经在马上骑乘了数个时辰,身上剧痛难当。可是,秃靡却无法停下来。因为,他的身后。月氏王的宫廷侍卫长托弥耳正带领着五百宫廷侍卫,紧追不放。

        秃靡虽然性格暴烈贪婪,但是却不会蠢到以为月氏王出动这么多的人马追自己,只是为了将自己请回昭武城这么简单。

        秃靡知道,月氏王对自己已经起了杀心。而离他最近的接应部队,离这里起码有着近百里的路程。

        秃靡的心中一阵急躁,后面五百骑越来越近,也许再过几个拐角,他的队伍就将要被追上。那时会发生什么,秃靡心中肚明。

        “快,快跑!”秃靡的挥舞着马鞭,不断的抽打着自己的坐骑,抒发着自己心中的不安与惶恐。

        可惜的是,战马也法同时承受这么高强度的运动与越来越重的摧残,不支的倒在了地上,口吐白沫。

        只是片刻的功夫,托弥耳已经带着宫廷侍卫赶了上来,与秃靡的人马对峙了起来。

        “废物,废物!”秃靡狼狈从地上爬了起来,拿着手中的马鞭不断的鞭打着已经奄奄一息的坐骑。

        “秃靡歙侯大人,你不用再挣扎了。吾奉王命而来,取你项上人头。”托弥耳骑在马上,鄙视着秃靡。

        “托弥耳,你这个卑微的走狗。高贵如我,怎么可能死在你的手下。”秃靡扬起马鞭,指着托弥耳。

        托弥耳的眼中闪过一丝怒色,不过随即又消逝不见,他扬起了手,对着身后的手下吩咐道:“杀!”

        “我的身体里流淌着的是神的血脉。你们这些卑微的蝼蚁,休想伤害我一分一毫。给我顶住!”看着自己的手下一个一个的倒下,秃靡愤怒的谩骂道。

        秃靡青筋暴起,血气上涌。形容可怖,死亡的恐惧充满了他身体里每一个角落。只有通过这种方式,他才能疏解心中的不安。

        “神啊!我是您的子孙,请护佑我吧!降下使者,消灭眼前胆大包天的罪人吧!”看着自己前方越来越稀薄的阵列。秃靡不禁跪了下来,祈祷了起来。

        秃靡的声音很大,与其说他是在祈祷,不如说他是在自我安慰。

        “蠢货!”托弥耳看着那双腿跪在地上的身形硕大的秃靡,不屑的说道。

        不过,这一次。秃靡的祈祷似乎有了回应。

        “怎么回事?”

        托弥耳回转身来,黑夜之中,有十数道诡异的黑影窜进了马群之中,掀起了巨大的骚动。

        十数个黑衣剑客,从骑士群中涌出。横在了秃靡与托弥耳之间。所行之处,留下的是一道道鲜明的血路。

        “你们是神的使者么?”秃靡兴奋的跳了起来,嗓门大的不管在哪里都听得见。

        “你们是什么人?”与已经秀逗了的秃靡不同,托弥耳相当的冷静。

        这群隐藏在黑色袍服之上的黑衣人带着诡异的青铜的面具,拿着普通的月氏长刀,根本看不出他们的身份。不过,他们的身手奇异。托弥耳可以肯定,他们绝对不是月氏中人。

        那群黑衣人并没有回答任何一方问题的兴趣,只是默默的拔出了扬起了手中的长刀,对着托弥耳。

        “来吧!”感受到了身体里不断上涌的战意。托弥耳大喝一声,驾马冲了过去。

        ......

        “啊!”

        苍老的月氏王从睡梦中惊醒了起来。

        “大王!”年老的内侍立刻赶了过来,侧立在月氏王的一旁,侍候着。

        “吾.....吾刚才做了一个噩梦。一个不详的噩梦。”月氏王喃喃的说道。

        月氏王只记得睡梦之中,他坐在王座之上,依稀可见昭武城火起。王宫厅中,血腥弥漫,他的孙女米娅痛苦的表情仍然浮现在眼前,久久不能散去。

        “大王。前去追击秃靡的宫廷侍卫刚刚带回来了消息。”

        “怎么样了?”月氏王捂着自己有些疼痛的头,问道。

        年老的内侍神情闪烁,似是不愿意正面回答。

        “怎么了?吉利切。”月氏王发现了不对,微微的抬起头,看着这个自小跟随在自己身边的朋友。

        “大王,刚刚传来消息。托弥耳死了,追击秃靡的五百宫廷侍卫只回来了上百骑。而秃靡,也已经逃了。”

        “什么!”月氏王惊诧之间,直接站了起来,却感到一阵无力感上头,身躯又倒在了榻上。

        “大王!”年老的内侍慌忙上前搀扶住了月氏王。

        “究竟是怎么回事?”

        “据回来的侍卫报告,本来他们已经截住了秃靡。可是半途突然杀出了十数个黑衣人,他们在乱军之中,袭杀了托弥耳,并且击溃了宫廷卫队。”

        “只有十数个人?”月氏王仿佛是听到了一件最为荒诞的事情一样,“只有十数个人,就击败了吾最为精锐的宫廷卫队?还击杀了吾的宫廷侍卫长?”

        内侍没有说话,只是痛苦的点了点头。

        月氏王久久不语,最后只能面对现实。他站了起来,“帮我召集宫廷顾问,王都之中的各大歙侯来宫殿议事。秃靡逃走了,这个蠢货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月氏将会有大麻烦了。”

        .......

        “大王,如今之计策,只有迅速调集兵力,包围秃靡的部落,在他还没有做大前,就消灭他。”

        宫殿之中,月氏王的宫廷顾问阿凡达如此建议道。

        “大王,我以为阿凡达说的对。”歙侯西多兀站了出来,支持道。

        “只有乘秃靡还没有掀起叛乱之前,调兵攻灭他,才能够使月氏免于长久的内乱风险。”

        “恩!”月氏王最为信任的两个助手都是如此建议的。而月氏王本人也倾向于他们两人的建议。

        “如今王都附近还有着两万余人的军队。而秃靡的手下还有依附于他的小部落,加起来大约能够聚结两万五千人上下的军队。吾的军队在数量上并不占优势。”

        “大王,我的部落大约能够集结一万人左右。若是大王需要,我随时可以召集部落的勇士前来。为大王效命。”西多兀此时说道。

        “那真是太好了!西多兀,你立刻返回自己的部落,帅部赶来王都,与吾之军共同对抗秃靡这个逆贼。”月氏王喜道。

        “愿为大王效命!”西多兀跪了下来。低埋在下的脸孔上闪过一丝阴森的笑容。

        ......

        月明星稀。

        静静的流水之前,嬴子弋遥望远处的荒野。而他的身后,则是六个刚从战场上回转的黑衣人。

        十余个罗网中的高手,在这次的行动之后,只余六人回转。

        六剑奴!

        他们的身上。多多少少受了伤。此刻六人跪拜在嬴子弋的身下,样子恭敬。

        “你们做的很好。这是疗伤的丹药,你们下去好好修养吧!”嬴子弋从袖子里掏出了一个药瓶,往后一抛。

        真刚接住了嬴子弋的抛来的药瓶,六人谢道:“多谢主上!”

        “下去吧!”

        “是,主上!”

        六剑奴的身影很快消失在荒野之上。而嬴子弋一人,还在河边,不知道在想什么?

        “谁?”

        嬴子弋回转身来,只见金发碧眸的少女出现在了他的身后,一脸漠然的看着他。

        原来是吾王么?

        “你知道么?就在不久之前。传来宫廷侍卫长托弥耳阵亡的消息。”

        “是么?”

        对于嬴子弋的话,阿尔托莉雅丝毫没有回应,一步一步,静静的走向了河边,仍然自顾自的在说道:“托弥耳是我父亲的义子,也是他最为年轻也是最有天分的弟子。父亲曾说过,如果上天给托弥耳时间,托弥耳将来所能达成的成就未尝不能超过他。”

        “可惜的是,上天没有给他时间。”

        不知道阿尔托莉雅为什么要告诉自己这一切,不过嬴子弋还是做出了应有的回应。

        “请节哀!”

        “托弥耳临走之前。曾来米娅公主的殿中,向我表达了爱意。可是我当时并没有答应他。现在想来,如果当时我能够答应他,他死的时候。也许就会少了些遗憾了。”

        “......!”

        阿尔托莉雅话中的内容已经是相当的私密,嬴子弋并不知道对方为何要告诉他这些?告诉他这个只见过一面的人。

        皎洁的月光照耀之下,嬴子弋只见两滴晶莹的泪水飘散在夜空之中。

        再回首时,阿尔托莉雅的面庞已经变得无比的坚定,她拔出了自己的长剑,对着嬴子弋说道:“而我。怀疑这件事情与你有关。现在,要么你告诉我真相,要么你就死在我的剑下吧!”

        “你为什么这么说?”

        “凭我的直觉!”阿尔托莉雅握紧了手中的剑柄,越加坚定的说道。

        “........!”

        嬴子弋的心中,恰有一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

        你可是正派啊!动不动拔刀子威胁人,那可是反派做的事情啊!难道这就是传说中,正派与反派不可弥补的鸿沟么?

        “如果我说,这件事情是我做的,你会怎么样?”

        “那我将会为我的义兄报仇!”

        “那如果和我无关呢?”

        “那你一定也知道幕后的主使是谁?说出来,不然我便杀了你。”

        “壁咚!恭喜楼主,迷之少女任务完成条件一莫名的敌意完成。正派与反派之间天然的鸿沟犹如那灿烂的银河亘古而存,不会因为任何伪装而发生转变。”

        嬴子弋的耳边,响起了系统的声音。

        “......!这是什么鬼?”

        “你并不是我的对手。”嬴子弋笑道。

        “可以试试!”少女不忿的说道,手中的长剑挥舞直向嬴子弋而来。

        横劈,竖斩,回旋。少女的动作很是简洁,对于看多了繁杂精妙剑法的嬴子弋来说,实在是有些乏味。

        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少女挥剑的速度却是越来越快。一套动作连续的做下来,快的让人目不暇接。

        “不错不错!”嬴子弋赞道,不知道平日里少女已经将这套动作挥舞了多少次。即使是最为简单的剑招,如果速度够快的话,也一样能够消灭掉那些强大的敌手。

        而少女,显然已经到达了这样的程度。

        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道理,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可惜,还是不够快!”嬴子弋一笑,微微侧身,避过了少女的一记竖斩。接着,他悄然接近少女,一掌拍在了她的胸前。

        “噗嗤!”少女的身体向后退了两步,口中溢出了鲜血。

        “我说过,你不是我的对手。”嬴子弋摊了摊双手,无辜的说道。

        少女的表情却是越加的坚定,精致的脸上洋溢的是不屈和高傲,犹如一头受屈的狮子,丛林的王者从来不会因为眼前的困难而有所畏惧。

        少女再度挥剑而来。

        横劈,竖斩,回旋......

        啪!嬴子弋又是一掌。这次,少女退后了十步。

        嬴子弋饶有兴致的看着眼前倔强的少女。一般人如果遇到这样的情况,怕是早就毫无战意,落荒而逃了。

        而从少女的眼中,嬴子弋可以看到,兴奋,坚定,无畏......

        反正就是不会出现在反派身上的东西。

        少女拿起了长剑,向着嬴子弋冲了过来。

        横劈,竖斩,回旋......

        啪!这次,嬴子弋运起了三层内力,打在了少女的身上。

        少女身姿犹如一条直线,向后飞了十数步,堪堪而止。她的身体因为承受不住那巨大的力道,单膝跪了下来。双手紧握着长剑,拄在地上。

        “我承认你意志与荣耀,可是现在的你,并不是我的对手。”嬴子弋向前走了两步,说道。

        “不!我还可以...还可以。”少女表情痛苦,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可是她的身体已经不允许她这么做。

        “是谁在欺负我最宝贵的女儿?”

        黑夜之中,忽然传来了一声愤怒的声音。随之而来的则是一道强横的剑气,直向嬴子弋而来。

        “哎呦我去。”嬴子弋急忙闪避,只见这道剑气擦过了他的发丝,几乎是贴着他而过,飞向了那河流之中,掀起了滔天的巨浪。

        “高手!我不是对手。”嬴子弋一瞬间做出了判断。他一个翻身,向着荒野之中奔跑而去,很快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反派总是如此的任性!

        ,免费的赞赏票和起点币还有没有啊~515红包榜倒计时了,我来拉个票,求加码和赞赏票,最后冲一把!

    本站域名变为  www.bxwx666.org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