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秦时明月之大反派系统

    第六十七章 互相伤害啊

        少女的心思如海上的风暴,变幻莫测。

        嬴子弋终于知道了这句话的含义是什么?临近外黄,逍遥子却没有急着赶往目的地,而是就近在雍丘城中住下了下来,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这些日子来,忘巧与魏豹走的很近,而与嬴子弋似乎有些疏远。

        嬴子弋有些郁闷,那感觉就像是自己吃了一口的手抓饼突然被人抢走了一样,十分的糟心。

        嬴子弋一行人入住的客店十分的偏远。

        时值秋季,眼下雍丘城正是繁忙的季节。不愧于其粮仓的美誉,杞国故都正焕发着相当的活力。即使是嬴子弋入住的客店地处偏远,然而店前的小道上,不时可见车辆来往,其中搭载的绝大多数的都是新收的粮食。

        帝国为了保证军队的粮草供给与地方的稳定,建立了十分完善的仓廪运输系统。荥阳附近的各个大城。从田中收割的粟麦等,先是要运输进当地的粮仓之中,留下必要的储蓄,然后全部转运往敖仓,淘换下敖仓中陈旧的粮食。

        敖仓位于荥阳东北的敖山,战略位置十分之重要。除了岭南地区的灵渠还在疏浚之外,帝国的船运系统已经十分完善。依靠着水陆两运,只要秦皇愿意,关中的粮草可以运往天下各地。而天下各地的粮草也可以全部集中到关中的三处大仓。

        当然秦皇是没有这么无聊的,要知道这不是游戏,现实之中,运输是存在损耗这个问题的。

        大秦境内,到处都有万石一积的粮库,而两万石一积的粮仓也不是什么稀有的建筑,雍丘附近的另一处大仓陈留仓就是这种战略性粮仓。而帝都的咸阳仓更是达到了十万石一积的恐怖存在。

        论物质财富,帝国的积累已经到了相当恐怖的程度。咸阳城中秦廷中更是集合了诸子百家之中的精英,他们为这个帝国制定的法律,对于天下方方面面的事情都有着规定,详细到甚至是农民在田地中插的秧苗有多高都有标准。建驰道,修长城,统一度量衡,货币,文字,无论是军事,经济还是文化,帝国都已经达到了一个相当高的程度。

        众志成城,一起都是为了秦皇口中的那个万世基业,一个飘渺不可实现的梦想。可是,就是这样一个帝国,不过短短十五载就灭亡了。霸业凋零,秦瓦不存,嬴子弋也是唏嘘不已。

        “师弟,你要去哪里?”嬴子弋正欲出门,忘巧喊住了他。忘巧的身边还跟着牛皮糖一样的魏豹。

        魏豹此时看着嬴子弋,颇有些趾高气扬的样子。

        “我想出去转转。”嬴子弋说道。

        “恩,你要小心一点。这附近时常有秦兵巡逻,要是被他们缠上了…….”忘巧从袖子里拿出了一个钱袋,递给了嬴子弋。“你打发他们就行了。”

        “恩!多谢师姐。”

        望着嬴子弋身影消失在远处,忘巧堪堪收起了目光。此时,魏豹说道:“族妹,要不我们去对弈吧!”

        “族兄,我有点乏了,准备小憩一会儿。”

        “如此,为兄就不叨扰了。”魏豹很是识趣,当即与忘巧道别了。

        长长的走廊上,木制的地板粗糙不堪,墙角上的青苔已经有很长的年月,院落之上的墙壁已经泛黄。这间客店地处偏僻,平时就没有多少的客人,已经很久没有修缮过了。

        魏豹回到自己的屋中,一道黑影从墙角之上落下,单膝跪伏在魏豹的身前。

        “少主。”

        “我让你调查的事情,怎么样了?”

        “回少主,那个郦食其我查过了,是高阳有名的狂徒,似是儒家中人,但所行所言却是与那些儒士不同。郦食其平时饮酒为乐,来往的也都是附近的豪强侠士一流。另外,他还有一个弟弟,名叫郦商。”

        “这样么?你下去吧!”这么短的时间内,也的确调查不出什么像样的情报来。

        “是,少主。”

        黑影闪烁,已经消失在了屋中。一直在屋中的老安此时出声道:“少主,您为何要调查这个郦食其?”

        “总觉得这个郦食其不简单。”魏豹摇了摇头,将心中的一丝疑惑驱除,“六国会盟,风起云涌。就是不知道逍遥子在等什么人?”

        “少主的意思是逍遥先生之所以逗留此地不去外黄,是为了等人!”老安有些惊讶的说道。

        “那是当然。”魏豹一笑,走到桌案边,拿起了一壶酒。

        “传闻此次联络各家会盟的是墨家的巨子,那么逍遥先生会不会是为了等他?”

        “不太可能。”魏豹灌了一口酒,俊朗的面容行泛起了笑容。“事情正变得越来越有趣了,我的直觉告诉我,逍遥子等的人和那个小鬼有关。只是不知道,那个小鬼到底是什么来路?”

        …….

        忘巧回到了自己的屋中,她与忘忧住在一间屋子之中。当忘巧走入屋中的时候,忘忧正在抚琴。

        忘巧慵懒的躺在两人共用的床榻上,拿起了一册竹简看了起来。

        一曲抚完,忘忧的手轻轻按住了颤抖的琴弦,她回转身来,看着悠闲的忘巧,问道:“师姐,你最近是不是和那个魏豹走的过近了?”

        “有么?”忘巧一双大眼睛盯着忘忧,问道。

        “你不觉得师弟最近很不高兴么?”忘忧直白的的说道。

        “你是说师弟因为我和魏豹走的很近,所以不高兴!”忘巧坐了起来,不复慵懒之态。

        “……!”面对着此刻有些天然呆的忘巧,忘忧也是无奈。“难道师姐你现在才发现么?”

        “可是魏豹终究是魏国的王室后裔,手里有着巨大的力量。师弟既然和他同属反秦联盟,自然要和他搞好些关系。我这么做也是为了修补他们两的关系啊!”忘巧翻了翻大眼睛,细细的数道。

        “……!”难道你不知道他们两的关系不好就是因为师姐你么?忘忧的心中叹道,对于感情上的事情,她这个师姐忘巧似乎有些天然的迟钝。

        忘巧不理会忘忧心中的计较,继续说道:“我们是女子,所以不用担心出仕问题。可是师弟却是不同,将来要有一番作为,自然不能像现在一样小孩子脾气。”

        忘忧看得出来,忘巧在为忘情考虑。看着忘巧现在的样子,脸上洋溢着幸福感觉就像是居家的妇女在为自己的丈夫考虑一样。忘忧心中没由来的一突,心似乎阻塞一般,那感觉很不好受。

        忘忧站了起来,叹了一口气,坐在了忘巧的身边,“师姐,听我说,师弟的身份很是不一般。”

        “不一般?”忘巧的眸子泛着雾气,有些不明所以。

        “师姐,你想想,师尊为何要带我们三人来参加六国会盟。这等机密的事情,按照道理,完全无须只会你我,甚至,我们连知道的资格都没有。”

        忘巧好像突然开窍一般,眼中一亮,“师妹你是说?”

        “没错,师尊之所以带我们三人前来,既不是为了我,也不是为了你,而是为了忘情师弟。师弟的身份很不简单,如果我猜的没错,他很可能是六国王室后裔。”

        很少有人值得忘忧真心对待,而忘巧却是其中之一。

        “六国王室后裔,师弟的身份这么厉害么?”忘巧嘟起了嘴,吃惊的说道。“可是现在师弟得了失魂症,过去的事情已经都不记得了啊!”

        “不,师弟固然得了失魂症,然而古书记载,凡得失魂症的人所记忆的事情长短不一。”

        “也就是说,师弟很可能不记得加入师门之后的事情,而之前的事情,他还记得。”忘巧乃是沧月子高徒。沧月子是这世上少数几个能炼制出真人丹离尘丹一级丹药的炼药高手,身为她的弟子,忘巧的医术自然也是不错的。经过忘忧这么一提醒,忘巧很快明白了她的意思。

        忘忧点了点头,“而且,师尊这几日在雍丘迁延不去,很可能是为了等人。而等的人也很可能与师弟有关。”

        忘巧盯着分析的头头是道的忘忧,似乎都看呆了。

        “怎么了,师姐?”

        “没有,只是觉得师妹你好厉害!”

        忘忧一笑,却听得忘巧继续说道:“不过我也看出了一件事情。”

        忘巧的脸上很是得意的样子,忘忧疑惑的说道:“什么?”

        “你是不是喜欢师弟?”忘巧笑嘻嘻的说道、

        “你怎么会这么想?”忘忧低垂着头,微微偏转视线,不去注视着忘巧亮莹莹的目光。

        “不是么?我和你同门了这么久,何曾见过你对其他的师兄弟这么上心过。”

        “不,师姐,我是不会喜欢上任何一个男子的。”

        我这一生,注定为了兴复赵国而存在。忘忧的心中,暗暗的说道。

        “是么?你这小妮子,动了春心,还跟师姐这撒起慌来了。”忘巧双手攀上了忘忧的双峰,摇动着,坏笑道。

        “师姐,你做什么?快住手!”被忘巧这么一闹,忘忧再也无法保持冰山美人的形象了。忘忧一把抓住了忘巧,感受着她沉甸甸的重量,好奇的捏了捏。

        “你这死丫头,做什么呢?”

        两个女子的身体厮磨在一起,在榻上扭动着。云鬓微斜,粉面含羞,衣衫凌乱,霎时间,房中春色无边。

        

    本站域名变为  www.bxwx666.org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