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秦时明月之大反派系统

    第一百章 狼王南下 墨规池前

        ps一群群号376279280,二群群号446758253

        嗒嗒嗒......

        木杖敲击泥土的声音很轻很轻,然而这荒凉的连草也不生的高坡之上,一丝风也没有,木杖击地的声音却是很轻易的传达到了冒顿的耳中。

        “老萨满。”

        冒顿睁开眼睛,很是恭敬的说道。

        这位老发苍苍的老者当初在头曼死后,带着一批部众与冒顿一直向北,躲进了冰天雪地里。但事情利便会有弊。老萨满固然能够在冒顿未成年的时候,帮他躲避掉匈奴内部的倾轧与迫害,但是北方荒漠之中,自然环境极其恶劣,再加上还有着浑庾、屈射、丁零、鬲昆、薪犂等部落不时骚扰。这些部落虽然相比于匈奴东胡来说,相对的弱但是比起老萨满的所带的部众,却是相当的强大。

        就是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之中,老萨满带着冒顿,这位未来的匈奴单于,一边游走于周围诸多大势力之间,一边教导着冒顿成长。老萨满日渐苍老,浑身的肌肤变得褶皱,似一层一层的鸡皮,那本是保养的极好的满头的银发现在一丝水色都无,干枯异常。

        老萨满走到了冒顿前面,看着那头干瘪的狼王,叹了一口气:“自从先单于死后,我带着单于你来到这冰天雪地的荒漠之中,时间长得连我自己都忘记了。然而我终于等到了这一刻,你成为新的狼王的这一刻。”

        “老萨满,我做到了。”冒顿眸子里神采烁烁,说这话时,冒顿仍然难掩语气之中的兴奋与喜意。虽然在这严酷的环境之中生存了很久,冒顿早已经养成了不属于他这个年纪所应有的成熟,敏锐与强大的猎人意识,然而,在老萨满面前,他依然保有着少年人应有的跳脱与青涩。

        “没错,你做到了,然而这也只是你通往最伟大狼王的第一步。”老萨满如冰的话语让冒顿立刻冷静了下来,不,与其说是冷静,不如说是被人泼了一身凉水之后那种呆立无奈。

        瞥了一眼有些兴致缺缺的冒顿,老萨满接着向前迈了两步,说道:“没错,能够狩猎这只狼王,你的确做到了其他人不曾做到的事情。甚至,就算是我大匈奴历来受到尊崇的勇士与你相比,你也死毫不逊色。但是,你仍然只是一匹孤狼。”

        “孤狼?”冒顿有些疑惑的问道。此刻他脸上的表情,与学校之中那些纯真的孩子听老师介绍这个千奇百怪的世界时的表情没有什么区别。兴奋,好奇,充满了求知欲。

        老者再度看了一眼冒顿,眼前的少年,强大与朴实并存,的确是一块上好的璞玉。

        “没错,孤狼。狼之所以强大,并不是靠着自己本身,而是靠着数量众多的同伴,形成狼群,便能横扫这方土地。狼只有抱成一团,成为狼群之时,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强大。你之所以能够狩猎这头狼王,也是等待了它与狼群分开的那一刻。当一头狼王脱离了自己的狼群,那么它便与这荒漠上寻常的猛兽没有什么区别。固然再凶猛,但是却也不是不能打败的存在。”

        冒顿点了点头,“我明白了,您的意思是,要我去寻找我自己的狼群。”

        “你果然很聪慧。”老萨满欣慰的点了点头,“草原之上,猎人与猎物的位置随时都会转换,当年的头曼便是如此。而你,要当一名猎人,而不是猎物。你的身边,着浑庾、屈射、丁零、鬲昆、薪犂这些部落,之后,还有着我们自己的部族匈奴,还有着强大的东胡。这些猎物等待着你去征服,只有尽可能的将这些草原上的狼纳服在你的麾下,你才能去面对南方那个庞然大物,无与伦比的敌人,我们宿命之中的对手。”

        “秦国。”冒顿微微的念着这个名字,脸上的表情却是有些冷淡。

        “没错,秦国。”老萨满看着前方荒凉的景色,说道:“昆仑神的启示开始变得模糊。昆仑神原本的预言之中所言我大匈奴本应该兴起的那条遥远的轨迹,也因为他的到来,而变得越来越黯淡。部族四散,势力衰减,匈奴已经变得越来越孱弱。”

        “秦国十四王子嬴子弋。”

        “是的,但他现在已经成了秦国的太子。无论是对你的父亲头曼,还是你,嬴子弋都是一个可能将我们匈奴带入毁灭的恶魔。是你,宿命之中无论如何也无法逃避的敌人。虽然,但这并不意味着我大匈奴就当因此而覆灭。因为,你将是我大匈奴最伟大的狼王,一手将我大匈奴带入强盛的男人。”

        这时,荒漠之上,马蹄声隆隆。

        数百人的马队从远方天际开来,渐渐接近这里。老萨满仍是一动不动。“秦固然强大,但却不是一丝破绽都没有。因为危险,往往都是从内部而来。”

        “老萨满,这是什么意思?”在冒顿的眼中,那个吞并了其他国家,拥有着广袤国土的帝国无疑是强大的。

        “草原之上可有有无数匹狼,但是山中的王者往往只有一头。那个帝国的强大并不是现的我们可以匹敌。但记住,团结,是我们唯一可以战胜南方敌人的优势。”

        “我明白了,老萨满。”冒顿点了点头,将这句话记了下来。

        “你最虔诚的奴仆,参见主人。”那数百骑来到高坡之下,从马上一跃而下,对着老萨满说道。

        这些人,都是老萨满凭借着自己的威望和手段聚齐在自己的身边,用来保护冒顿的。他们都是形同于老萨满私人的财产。

        老萨满将自己的拐杖抛在了一旁,对着高坡下的人大声喊道:“现在,我们期待之中大匈奴最强大的狼王已经诞生。今后,你们只有一个主人,那就是他,挛鞮冒顿。我们的撑犁孤涂单于。”

        说完,老萨满跪在了冒顿的身边,低低的俯下了自己的身子。

        “您最虔诚的奴仆参见撑犁孤涂单于。”一众人山呼海啸,冒顿此刻豪情万丈。

        “走,我们南下。”冒顿紧握着自己的拳头,眼中发亮,“嬴子弋,我来了。”

        奔腾吧!冒顿,磨练你的不是我,而是这最为壮丽的天地。你是神所选择之人,终究会带给我大匈奴史无前例的强盛。看着冒顿的背影,老萨满暗暗说道。

        .

        “阿嚏,阿嚏。”嬴子弋不知道怎么回事,最近老是打着喷嚏。

        墨规池中的池水都是从地下开采而来,这套水源系统,维持着整个机关城的运转。墨子当将这附近的山脉都纳入了势力范围,建造了这么一座要塞。经过墨家弟子几百年的开拓,已经渐渐形成了一座城市,一座可供数万人生存修养的城市。

        世间乐土,那四个大大的宋文仍然刻在墨规池前。而要建成这座天外魔境,就意味着这整座机关城的防御足以抵挡任何国家的攻击。

        事实也是如此,凭借墨家机关术所造就的内外部的防御以及机关城周围的复杂地势。即使是战国七雄之中任一国,都不能凭借着自己的力量攻下机关城。光是机关城外那陡峭的岩壁,密布的暗礁以及莫测的云海,就足以让对墨家巨大的财富产生觊觎之念的诸侯望而止步。

        机关城从来没有被任何一国的诸侯攻陷过,这便是燕丹的底气由来。现在也是一样,即使现在在外面的秦军最终能够成功穿越重重复杂的地势,来到机关城的核心地带,那也只是开始。

        重重的险阻只是墨家第一层的防御。墨家以非攻机关术闻名,犹善守御,自己的大本营,自然是防御的重中之重。墨家众人全力守御,若是敌军硬攻进来,那一层层的防御足够消磨掉任何军队的信心,即使它是称霸天下的秦军也是一样。

        然而,这也只是最为理想的状态罢了。两军相对,尤其是守城战中,最为可怕的并不是敌人的冲车,投石机和攻城塔这一类攻城器械,而是让人防不胜防的奸细。

        破坏?如何破坏?如何更好的破坏?这的确是个问题。

        怀中揣着鸩羽千夜的嬴子弋悠悠的叹了口气,站在那吊桥上。作为一个大反派,现在还兼职二五仔,狗特务的嬴子弋,相关的工作实在有些不好展开。飞瀑顺流而下,掀起了巨大的水汽浪花,底下,一个个巨大的齿轮永不停歇的运转着,维持着这座机关城的运转。

        这套动力系统,是墨家的强大之处,也是墨家最为脆弱的所在。

        嬴子弋的身边,项少羽和荆天明犹如两座门神一样,站在嬴子弋的两边。他们抱着肩膀,撇着嘴,凶神恶煞的样子么,吓坏了不少来往的墨家小姑娘。

        自从机关朱雀上的事情发生之后,有嬴子弋的场所,高月总是尽量回避着。

        “这不是楚国的熊心殿下么?”魏豹笑嘻嘻的说道,正准备上前,似乎想要和

        只是嬴子弋却是没有理会,他负手而立,闭目不言,神情严肃。

        鸡腿明转过了身来,仰着头,睁大眼,咧着嘴,面对着魏豹,一副睥睨的态度,说道:“我们老大说了,他正在思考着人生,没有时间理会像你这种小喽喽。知道么?识相点就快点走。”

        鸡腿明挥了挥手,一脸不耐烦的相将魏豹轰走。

        只是,魏豹是何等的修为?现在的荆天明与之相比,就如一块顽石撞上了泰山之上。

        荆天明想将魏豹推走,可是对方却是纹丝不动。

        “少羽,快来帮忙啊!这个家伙看起来这么瘦,怎么这种重啊?”

        “”对于鸡腿明的话,魏豹一脸的无奈。

        这种时候,小胖墩再也无法摆架子,加入了与鸡腿明共同奋斗的行列。

        “熊心,这两人你是从哪里找来的?。”魏豹实在是找不到好的形容词来形容荆天明与项少羽这两个货,说道。

        “生存?如何生存?如何更好的生存?这的确是个问题。”嬴子弋缓缓沉吟道,挥了挥手。

        刚刚还在推着魏豹的鸡腿明和小胖墩松了手,瞥了几眼魏豹,这个让他们在自己老大面前丢面子的家伙,一脸横样的回到了嬴子弋的身后。

        “你在说什么?”魏豹看着嬴子弋,一脸不解。

        嬴子弋没有回答,不过他的表情让魏豹很是不顺服。这是**裸鄙视的神情,仿佛就在说你这个没有文化的东西一样。

        总之,魏豹很是不爽。他很想就此拂袖而去,但是想了想,还是忍住了。

        这座机关城中,此刻是风谲云诡,城外,有着五万秦军虎视眈眈,谁也无法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就会攻过来?城中,各方势力云集,流派复杂,各怀目的,难以形成一致。

        墨家的巨子燕丹并不是一个蠢货,他难道不知道将这些人集中在一起会产生难以预料的后果?此刻秦军围城,事态危急。燕丹不是没有预料到这样的场景,可是就是这样,燕丹依然以重利诱使众人前来,这其中肯定有什么重要的目的?

        这样的情况下,魏豹迫切希望找一个盟友,好在未来的局势之中占据先机。而嬴子弋,虽然与他一直不对付,但说到底也只是因为忘巧的原因,并没有什么大的间隙仇恨。加之对方楚国公子的身份,因此,这位熊心殿下恰恰成了魏豹理想的结盟对象。

        “我就说实话吧!这次我之所以前来,是因为燕丹答应给我墨家收藏着的昔日吴起军中流传下来的兵卒练习的军阵功法残典以及适合我手下练习和使用的一些名兵和武学秘籍。你呢?又为何要来这机关城中?”

        卧槽!原来来这机关城中,燕丹是会给好处的!都没有人跟哥哥给说啊!当初燕丹邀请自己的时候,我就这么傻乎乎的答应了!

        嬴子弋心中,此刻恰有一万头草泥马从潘帕斯大草原上崩腾而过。

        “嗯哼!”嬴子弋微微咳嗽,说道:“我来此,自然不会像你一样,贪图蝇头小利。我乃是为了这天下的正义,世界的和平,黎民的安康,反对强暴而来。”

        “大哥说的好。”对于嬴子弋的厚颜无耻,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主要指鸡腿明和西楚霸胖拍手叫好道。

        “..”未完待续。

    本站域名变为  www.bxwx666.org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