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秦时明月之大反派系统

    第一百三十七章 芒砀之行 狼影蹒跚

        “什么!东西丢了?”

        沙丘行宫。

        扶苏正与田言正在宫殿之中,品茶论事。昌文君从外赶了回来,对着公子扶苏叙述着押运货物丢失的事情。

        沙丘土地平衍,沙土堆积,曾属赵地。昔日赵国之时,这里的行宫规模就已经很庞大,至于此时,更加修缮扩整了不少。庞大的规模更易于军队入驻与防守,因此扶苏东行之时就选择了这里。

        扶苏知道那样东西很是稀少,又得瞒着太子的耳目,因此,与田言合计之后,才选择了这样一支不起眼的商队来运送。可是没有想到,东西最后还是丢了!

        “怎么回事?是谁动的手?”公子扶苏问道。

        “是芒砀山附近的一支山贼,时间仓促,他们的情报我还没有探查出来。”

        昌文君曾与昌平君一起平息了嫪毐之乱,因此得封,本也是楚国王室之后。后来,昌平君因为嬴子弋的关系叛离了秦国,事发仓促,昌文君当时尚在咸阳,没有来得及作出反应。

        过后,昌文君想要作出反应,也已经晚了。昌平君归楚后,曾经秘密发于其书函,让其安心在秦国辅助公子扶苏。

        在秦国,这位扶苏的远亲可谓是铁杆的长公子派,对于嬴子弋这位秦国的太子,更有着刻骨的仇恨。“事先为了防止意外,我已经派了八个高手隐藏在这支商队之中。可是没有想到,最后还是被人劫走了。”昌文君抚了抚自己的长须,一身蓝色文服的他却难掩武人的气质。年逾五十,位居秦国上将军的昌文君,身姿挺拔,体格健壮,丝毫不见一丝老态。

        “这么说来,这支山贼的来历很是不一般。阴阳家那边有什么说法?”扶苏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说到这里,本已经端起的杯子又被他放了下来。

        “阴阳家那边的反应很是奇怪,知道这件事情后,大少司命两位长老还没有给一个准确的答复。”昌文君似乎有些想不通这件事情,这东西是阴阳家的人想要的,而出了事情之后,阴阳家的人却是偃旗息鼓,有些不对劲啊!

        阴阳家正式答应帮助扶苏是在不久之前。那时的扶苏,刚刚接到杂家宗主答应合作的消息,本是高兴之余,这下更是感觉如虎添翼。

        “殿下,我们要不要派兵去剿灭这股山贼?”昌文君建议道。

        公子扶苏摇了摇头,“不过一支寻常的商队被劫,我们便下令让地方军队剿灭山贼。这样的举动太过惹眼。而且,既然这股山贼能够劫走货物,也就证明这股势力不简单,还是不要轻举妄动为好。”

        “属下明白了!”昌文君说道。

        “殿下,贱妾似乎知道了这股山贼的来历?”一直默不作声的田言此时开口说道。虽然不明白阴阳家的人要那座星仪做什么?但是田言也知道这件事情背后不简单。

        盘龙星仪虽然珍贵,但能够使用和操作的人却也是少之又少。而且,能够使用,却不意味着能够制造。阴阳家本身,并不具备制造星仪的能力。而通过公输家,却难免让秦太子知晓。

        整个帝国之中,要瞒过秦太子的耳目制造的这么一座星仪,怕也只有公子扶苏有这个能力了。阴阳家一开口就要这件东西,应该不会只是无的放矢。

        “田言姑娘知道是何人?”扶苏与昌文君看向了田言,这个柔弱的女子有着女管仲之称,可是相当了不得的。

        “不知道殿下还记不记得楚国的公子熊心被营救之事”田言卖了个关子,说道。

        “这件事情我记得,听说后来不少六国旧族,道家与农家的势力都参与其中。可是与星仪被劫走之事有什么关系?”

        田言一笑,缓缓说道:“公子熊心被劫走之后,当地的军队曾经大索东郡。当时神农堂的弟子被迫转移,跟随着熊心殿下前往砀郡,上了芒砀山中。若是说附近有能够打败昌文君座下八位高手,夺取货物的人,怕也只有这位忘情大师了!”

        “如此说来,这件事情是一件误会!”昌文君摸了摸胡子,小声说道。

        无论是公子扶苏还是田言都没有出声,但是他们都明白昌文君的意思。得知做下此事的乃是楚国的公子熊心,那么出身楚国王室的昌文君自然要为其开脱了。

        “既然是一场误会,但是星仪还在熊心的手里。我们怎么样才能够拿回来呢?”公子扶苏就坡下驴,也不愿意为这么一件小事情纠缠不休,说道。

        “公子殿下不必忧虑。”一道女声由远及近传来,响彻整个宫殿。

        蓝色的雾气在殿中弥漫,若有若无的倩影浮现其中。在这迷雾之中,三人只见一双玉足轻踏,最先出现在众人的面前。雾气之后女子的身姿曼妙,似乎什么都没穿,让人浮想联翩。雾气散尽,月神出现在了扶苏面前。

        此刻的月神,仍然与扶苏之前所见一样,深衣罗裙,长发环肩,一条淡蓝色己近透明的眼罩遮掩,神秘之中带着让人膜拜的高贵。只是不知道是不是扶苏的错觉,月神那微微一笑之中却有着一丝媚态,一丝扶苏从没有见到过的媚态。

        “国师大人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扶苏轻问道。

        “那座星仪本是为了印证阴阳家最近观测到的一次星象。而芒砀山是砀郡周围唯一一座大山,星仪安置其上,观察起来反而更为方便。”

        “原来是这样。”公子扶苏点头,却有着一丝不明,说道:“只是这和国师所说的我的机缘又有什么关系?”

        月神说道:“天象奥秒,即使是我等穷尽一生所求,也难掩其中万一。我三月之前曾经占卜一卦,卦象所示,近来天象有变,或有恶兆。阴阳家众人合力卜算,算得这次变化也许与着太子殿下有关。只是具体如何,还要进一步推算,因此,才需要星仪之力。”

        听了月神的话,扶苏终于有些明白了。阴阳家在帝国之中很受尊崇,他们的话对于秦皇影响很大。这次的事件或许将会是一次转机。

        “月神大人此来,可是为了前往芒砀山?”扶苏心中激动,问道。

        “没错,我阴阳家上下与那位忘情大师有着一些误会。这次观测天象,难免要在芒砀山耽搁些时日。因此,希望长公子殿下能够派人从中斡旋。”

        “殿下,让我去吧!”扶苏还在想派谁去才稳当的时候,田言主动请缨道。

        “你”

        “殿下,一来,那股势力之中以农家弟子居多。二来,我与那熊心殿下也有着些交情。此次由我前去,说明事由,或许最为稳妥。”

        公子扶苏心中有些不舍田言这个弱女子跋山涉水,千里迢迢前往砀郡。然而田言在其麾下效力,立功颇多,这次建议他不好当面驳掉。扶苏点了点头,说道:“姑娘早去早回!”

        “如此,有劳田言姑娘了。”月神盈盈一拜,与田言出了这座宫殿。

        看着佳人背影,扶苏眼中难掩不舍。

        “公子殿下可是舍不得。”昌文君本是扶苏长辈,也是他的心腹。没有别人在场,昌文君说话要比较随意一些。

        扶苏没有说话,叹了一口气。

        “公子若是喜欢那位田言姑娘,娶了她不就行了。我想她的父亲烈山堂堂主田猛也不会反对。”昌文君心中暗道,自田言入得扶苏府中,这府内府外,谁人不将这田言当作公子扶苏的女人?

        扶苏摇了摇头,“若是田言姑娘不愿意,我是不会强迫她的。”

        沙丘宫殿之外,月神与田言走出了宫门,那里早有一架马车在等候。

        马车之旁,大少司命见到月神前来,行了一礼。

        “田言姑娘,我还有一些门中要事需要处理。这一路远行,先由大少司命陪同前往,还望见谅。”月神歉意的说道。

        “国师大人客气了。”田言没有多说什么,走上了马车之中。

        山崖瀑布沿石飞下,落入下方碧水潭中。水潭不深,踏入其中,只能掩至膝盖。

        在莽莽深山之中探寻良久,寻得这一池明镜,嬴子弋也甚是欣喜。

        此刻,他脱光了衣服,泡在水中,十分惬意。

        两道黑影从周围茂密的林木之中飞出,来到了嬴子弋的身后。嬴子弋双手斜在水池边缘,看着那流淌而下的瀑布,感觉到来人,并没有回身。“属下拜见殿下。”

        两道黑影显现原形,一高一矮,一胖一瘦,一美一丑。正是嬴子弋的两名手下,陈平与猴子。

        “怎么样了?”嬴子弋站了起来,拿起了身边的布擦拭着身上的水渍,问道。

        “后羿计划已经全部准备完毕。”陈平禀手而道。

        “这么说来,蜃楼那边也已经完工了?”嬴子弋问道。

        “如太子殿下所说,蜃楼已经基本完成,即将开赴桑海。阴阳家的弟子在扶苏的帮助下,已经赶往了齐地。阴阳家此刻怕已经倒向了公子扶苏那边。”

        嬴子弋并没有在意,“我那位大哥最近怎么样了?”

        “皇帝陛下想要东巡,公子扶苏先行准备一切,这一路行来,不少六国旧族和江湖势力都已经向着公子扶苏靠拢。”

        “赵高那边呢?”

        “中车府令仍然在教授着公子胡亥刑律,没有情报显示有什么异常。不过情报显示,他与公子扶苏的手下接触过几次。”猴子答道。

        “这样的人没有什么异常,才是最大的异常!”嬴子弋肯定的说道。赵高失去了罗网,但是还有着中车府令一职,位卑而权重,仍然是关键时候的一颗变子。

        “咸阳城中,支持公子扶苏的声音已经越来大。江湖之上,由着农墨两家牵头,不少江湖势力也已经明的暗的效忠于扶苏。六国余族之中,也有着不少人马已经归顺了他。可以说,此刻的公子扶苏乃是自殿下以下,帝国最有权势之人了。”

        “这样一来,秦皇应该很高兴吧!”嬴子弋仰头看天,淡淡说道。

        “殿下?”陈平并不明白嬴子弋这话中的意思。嬴子弋此刻背着他们,这让陈平看不清此刻嬴子弋的脸色。

        “看着自己的子女成才,难道不是身为人父最为高兴的事情么?即使是秦皇,怕也不能例外吧!”嬴子弋回头,脸上留有一股淡笑。

        “殿下,有意见事情我不知道该说还是不说。”陈平脸色犹疑,试探的问道。

        “但说无妨!”嬴子弋爽快的说道。

        “后羿计划成功之后,结果如何实在让人难以预料。这其中,秦皇的态度更是最为关键。此刻扶苏已经成为了一个威胁,不如”陈平目光凶厉,作了一个格杀的手势。

        “哈哈!”嬴子弋大笑:“我是那种弑兄杀弟之人么?”

        陈平微微俯首,请罪道:“属下知罪。”

        “无妨。”嬴子弋挥了挥手,并没有在意。“后羿之后,仍有帝俊。有着扶苏的存在,可以稳住那些六国旧族与江湖势力。这一点,对于帝国来说,有利无害。”

        “属下明白了。”陈平说道。

        “殿下,最近属下听到了一个消息。”猴子此时开口说道。

        “什么?”猴子是一众人中,跟随嬴子弋最早的一位。而且,他的武功高强,古巫九转金身决已近九转。猴子手下众魈,修习着杂家一种名叫黑魇的武功,可化入黑影之中,手段诡谲。可谓是嬴子弋手下最为神秘的一支势力之一。

        “殿下,属下手下的一只暗魈在匈奴之中潜伏已久,近日却得知匈奴故单于的长子冒顿收服了北面的一些小部落之后,已经南下的消息。”

        “冒顿么?匈奴三姓贵族的反应如何?”嬴子弋反问道。

        “匈奴内部,对于这位故单于的王子,争议很大。有的说要北上迎接其归于单于之位。有的却说头曼单于败于五车,对于匈奴来说是一位罪人,所以他的后代失去了继承王位的权利。而更多的则仍然是抱着观望的状态。”

        “这样么?”嬴子弋喃喃道。

        未完待续。

    本站域名变为  www.bxwx666.org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