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秦时明月之大反派系统

    第十四章 北逐匈奴 长城万里

        “石兰,你起来了么?”

        荆天明拉着项少羽,在石兰的门外轻敲着门。

        虽然鸡腿明小胖墩和石兰三个人这几年都在待在一起修行,感情极好,但是随着年岁的增长,男女之间的有些事情他们不觉得也渐渐在意起来了。

        项少羽在天明的后面,表情则有些扭捏。在战场之上所向无前的项氏少主,此刻却没有了那一往无前的无畏,羞羞答答的。

        等了些许时候,里面还是没有动静。明宝挠了挠头,说道:“难道石兰也在赖床?”

        “那是你!”少羽脸色一变,推开了房门,却发现石兰的房间之中,此刻却是空无一人。

        “炭没有烧,榻也是凉的,石兰随身的物品也没有带走,是不是出事了?”

        天明四处看了看,说道。

        项少羽摇了摇头,说道:“以石兰现在的修为,别说是巴蜀之地,就是整个天下也没有多少人能够为难她。”

        虽然项少羽不想承认,他们两个男的加起来也不是石兰的对手,但是此刻也不得不说道:“只有一种可能,石兰是自己走的。”

        这个时候,少羽的心中忽然很是后悔,这些日子和石兰开始冷战。若是他早一步的道歉,石兰此刻是不是就不会离开了?

        “那现在怎么办?我们现在去哪找石兰?”天明问道。

        心中懊恼,却没有表现在脸上,手中握紧了那支翡翠色的玉钗,少羽刚刚想要说什么,屋外忽有一阵响动。

        一个布衣游侠从屋檐之上翻了下来,跪在了门外,说道:“巨子!”

        “什么事情?”天明握着手中的那把墨眉,正色问道。

        “墨家有事,统领们请巨子回去主持大局。”

        “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属下不知。”那个布衣游侠抬头看了看项少羽,说道:“统领们吩咐,若是项氏一族的少主也在巨子身边,请他一起回转!”

        “我?”项少羽有些疑惑,随即说道:“天明,看来墨家是出了大事,我们还是立刻回墨家吧!”

        “那石兰怎么办?”

        项少羽迟疑了一下,终于还是下定了决心,说道:“我们两个人分开一段时间,也许对对方都好。”

        天明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对着那个游侠吩咐道:“传我巨子令,墨家上下找寻一个暗红长发红色眼眸的少女。此人武功极高,若有消息,立刻回禀于我。”

        “属下遵命!”

        “少羽,我们现在就回机关城。”

        “巨子。”天明和少羽刚刚想要动身,那个游侠阻止道:“巨子,统领们此刻不在机关城,而在九江郡。”

        “九江?”

        天明和少羽互相看了一眼,都不明白墨家的统领在九江做什么?

        ……

        咸阳,秦宫。

        秦皇踞座,百官列朝。

        一名身披红色披肩的将士正列于文武之间,禀告着前线的战报。

        “匈奴二十余万人马入侵河南地,被我大军合围。我军大胜,杀敌十数万,至此时,战情已定。”

        蒙恬亲率三万骑军,当初没有去救援云中,而是暗中出了长城后,又折返回了陶山之阴。

        在匈奴的军队与长城军团会战之时,三万骑军从背后一举杀出。两相夹击之下,匈奴溃不成军。

        此战,长城军团斩敌十数万,威震北胡,匈奴余部仓惶北逃。

        一众朝臣都明白,经此一役,河南之地周围已经没有了大的威胁。而长城的修筑将要开始了。

        朝上的大臣心思各异,如此的大捷反而没有放在心上,而是被那个将领接下去的话所吸引了。

        “此外,匈奴的五万偏师侵入云中,被太子殿下击溃。”

        这一刻,大殿之中的空气仿佛都凝固了。所有的朝臣默立,凝耳静听,等待着皇座之上的九五至尊开口。更有甚者,有人微微抬头,瞥了一眼首位的公子扶苏,他的脸上仍然是十分平静。

        自从四年之前,嬴子弋剿灭阴阳家,被贬谪云中之后。太子这个两个字,已经很少在朝堂之上被诸臣提到。

        边境无事,太子沉寂。诸臣又怕触怒天子,更是一句话也不敢多说。

        如今,时隔许久,太子这两个字又终于被人提起。

        “朕知道了,按律赏赐。”

        皇座之上的天子威严依旧,双眸犀利如初,淡淡的说道。

        看来皇帝还是没有原谅太子啊!随着天子的话语落下,众臣的心中,如此想着。

        众臣之中,最为尴尬的还要属李斯。

        秦皇待李斯恩重,将宗室公主都许配給了李斯的儿子为妻。而他的女儿,也与太子有着婚约。

        只是现在,这位大秦的左丞相却是低着头,闭口不言。

        朝会散去,李斯回到了自己的府中。

        李斯的几个儿子都在外,或在军中,活在地方。李斯的长男李由更是三川之守。

        上了一早的朝,李斯也有些累了,换了一身便服之后,便在后院的书房之中看书。

        李斯的女儿李玉得知了自己父亲回来,端着自己亲手熬制的莲子玉花汤,走进了李斯的书房。

        “爹爹,上朝幸苦了。”李玉一身崭新的淡绿色的长裙,腰封轻围,衬得身段更加婀娜。李玉将食盒中的小盅递给了李斯,走到了李斯的身后。绛纱袖中,一双藕臂伸出,替李斯捏着肩膀。

        自己的女儿孝顺,李斯自然是倍感欣慰。

        “爹爹,我听说云中郡那里传来了消息?”

        李玉饱读诗书,温文知礼。只是此刻她双眼灵动,透露着一丝狡黠,全没了往日的娴雅淑德。

        李斯一愣,手中的小盅没有放下,调笑道:“怎么?想自己的夫君了?”

        “爹爹,你说什么呢?”李玉脸一红,脚一跺,手上不觉得用力了几分。

        “你这丫头,没轻没重的。”李斯笑着将自己手中的小盅放下。

        李玉虽然与太子早有婚约,只是这些年来,这婚事却是一拖再拖。眼看着自己一个个女儿都出嫁了,而李玉,年岁十八,却还是待字闺中。李斯的心中,不觉得更加的愧疚了。

        因此,对于这个女儿,他加倍的疼爱。李斯治家极严,一应妻妾儿女,没有人敢与他嬉笑打闹,唯有这个女儿是例外。

        “那皇帝陛下怎么说?有没有将太子召回了咸阳?”李玉捏着肩膀,心思却早已经飞出了屋外。

        李斯摇了摇头,说道:“没有,只是说了一句按律赏赐。”

        “爹爹,皇帝陛下还不肯原谅太子殿下么?”

        听着这个消息,李玉的脸上不觉得灰暗了几分。

        李斯心中苦笑,他要是知道了就好了。

        这些年来,长公子扶苏的声望与日俱增,朝野内外,有着很大的一股声音希望扶苏公子能够继承帝位。

        天子对此,却是置若罔闻,实在让人看不明白啊!

        不明天子心意,这储位之争谁敢插口?因此,大秦的三公九卿,包括他李斯在内,都是按兵不动,不敢在这件事情上说什么。

        李斯看见了自己女儿脸上的落寞,安慰道:“陛下对于太子,其实还是很疼爱的。换了别人,若是剿灭阴阳家,那又岂知是贬谪云中这么简单。太子殿下迟早会回来的。”

        “真的么?”李玉的脸上泛起了一股笑容。

        ……

        秦宫,十八世子寝殿。

        “十八公子,你今天似乎格外的高兴啊!”

        赵高端坐在胡亥的面前,手里记载这秦律的竹简被他悄然的放下。

        左眼冰蓝,右眼金珀,胡亥可谓是喜形于色,眉梢都快翘起来了。

        “嬴子弋那个家伙,仗着自己太子的身份胡作非为,现在知道苦头了吧!父皇一怒之下,太子又何如?还不是得乖乖的待在云中酷寒之地。”

        “公子,当心隔墙有耳。”

        赵高提醒道。只是,他嘴角那丝笑意却是出卖了他此刻的心情。

        “怕什么?”胡亥挥了挥手,想起什么似的,说道:“对了,我们什么收拾扶苏这个小子。”

        提到公子扶苏,赵高脸上却是面色凝重,说道:“公子,稍安勿躁,此刻还不是时候?”

        胡亥有些无聊,纯真的脸上兴致缺缺,问道:“那什么是时候?”

        “此刻太子虽然势微,但是扶苏殿下却是势力正炽。两虎相争,事情还远没有到见分晓的时候啊!”

        “嬴子弋已经被贬到了云中,他还能翻起浪不成?”胡亥讥诮道。

        赵高却是摇了摇头,说道:“陛下只是将他贬到了云中,却没有剥夺他的太子之名。只要嬴子弋一日还是太子,那他就是国之储君,未来的天子。更何况,冯李王蒙等各大公卿,宗正,王贲蒙恬任嚣等手握重兵的边臣。对于太子之位的归属谁都没有开口,实在是耐人寻味啊!”

        “那还要我等到什么时候啊!”胡亥趴在桌案上,像小孩子一般翘着嘴。

        赵高看着这副场景,胡亥心中是怎么想的,他又怎么会不知道。

        “十八公子宽心,对于这样的场景,此刻有的人是比我们更加着急。”

        赵高阴恻恻的脸上露出冰冷的笑意,似毒蛇吐信。

        ……

        长公子府。

        “公子殿下,今日的事情,分明是嬴子弋想要借机试探陛下的心意啊!”

        下了朝后,昌文君来到了扶苏的府上。此刻双手负后,在扶苏的面前走来走去,焦急不已。

        虽说昌文君在人前一副看不起嬴子弋的样子,可那大多是在一众诸子百家,六国旧族面前给予他们信心。嬴子弋在云中,那就是昌文君的信心所在。

        扶苏脸色平静,说道:“昌文君,这是你一个臣子该说的话么?”

        “公子殿下,有些话就是大胆了一些,今天老将我也要说了。”

        出奇的,昌文君今天是顶了回去,说道:“嬴子弋一日不废,他就一日是帝国的继承人。倘若将来真的到了那一刻……”

        说到这里,昌文君四处看了看,走到了公子扶苏近前,压低了声音,说道:“那他嬴子弋回京登基,就谁也阻止不了。”

        公子扶苏在朝野之中声势虽旺,但是却除了昌文君,军中却没有影响力的支持者。

        长城军团的蒙恬与嬴子弋关系暧昧,关中的二十万精锐更是谁在帝位上就听谁的,更别提陇西那边,还有着嬴子弋的十万兵马。

        扶苏闭上了眼睛,似乎在想什么?

        昌文君却继续说道:“朝中的大臣都是累世名贵,积功所至。各地的官吏又多是桀骜不群,才能卓识的强臣。除了皇帝陛下,他们服过谁?太子乃是未来的天下之主,名正言顺,这帮人谁也不会多说什么。到了那一刻,公子拿什么与那嬴子弋争?别看今天陛下态度冷淡,可是谁也说不准陛下心里是怎么想的?一旦嬴子弋回朝,大事休兮!”

        扶苏终究是睁开了眼睛,淡然的说道:“我明白。只是越到这个时候,我们越不能乱。田言到哪里了?”

        我的公子诶!这都什么时候了,你心里还想着那个病怏怏的女人。

        昌文君心中着急,嘴上却是说道:“大概已经到了九原了吧!不过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消息传来了?”

        扶苏眉头一皱,说道:“发生什么事情了么?”

        “现在九原乱的很,有一部分匈奴的残部没有往北退去,反而向着北地郡出。也许田言他们遇上了匈奴的散兵也说不定。”

        “什么!”公子扶苏腾的一下站了起来,刚刚还平静的脸色,现在可是有些慌乱。

        “公子放心,区区匈奴的散兵,十里亭长即可缚也,掀不起什么大浪来。田言身边都是烈山堂的高手,暗中又有农家弟子跟随保护,不会有什么危险。”

        扶苏似乎松了一口气,重新坐了下来,说道:“墨家一众人怎么样了?”

        “现在都在九江郡。”昌文君说到这里,微微抬手,泛起了一股杀意,“我已经让墨家等势力准备好了。那群江湖高手,随时都可以北上云中。”

        公子扶苏没有反对,也没有赞同。久之,他摇了摇头,说道:“现在还不是时候。”

    本站域名变为  www.bxwx666.org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