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祭炼山河

    第1477章 记住你了

    :,     秦宇暗暗叹了口气,自知不能再继续躲避,否则且不论血旗最终将遭受怎样的惩处,他必定会多出很多敌人。

        归根究底,此刻剑拔弩张局面皆因他而起,在所有人都很清楚,秦宇依旧好端端活着的时候。

        想置身事外作壁上观,静待一场热闹大戏之后,血旗就会遭殃?呵呵,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你明明可以出来,阻止事情进一步恶化,却偏偏就不出来,这便是罪过!说的有些绕口,意思却不难明白,这不是秦宇希望看到的结局。

        不论叶勤、叶梓凌两人是何背景、来历,他们今日出现在这里,都代表着一定善意。

        在已经敌人环伺的帝都中,再将释放善意的人推倒对面,只会令自身陷入举目皆敌的境地。

        若实力足够自持,倒也不需要顾忌太多,毕竟这个世界上,实力始终都在第一位。

        可眼前是西荒帝都,主宰都只能沦为棋子,秦宇又能如何?唯有时刻谨慎小心,尽量规避风险。

        唰——

        空间微微扭曲,黑袍遮掩下秦宇迈步走出,拱手行礼,“拜见两位主将,多谢二位今日出手。”

        叶梓凌怒哼一声,缓缓退后一步,表面阴沉冷酷,心头却悄然松了口气。虽说刚才他已做好了出手准备,可此事引发的一系列后果,以及未知风险,便是他也很难承受。

        眼神扫过秦宇,他眼底深处微微闪动,旋即归于平静。

        叶勤暗道一声可惜,他倒是很想看一场热闹的,后叶家跟血旗背后的复杂背景产生碰撞……

        眼神落到黑暗主宰身上,倒没有太多冷意,反而透出几分欣赏,这是个聪明人。

        而聪明人,在这个世界上,大都可以活的更久一些,也就更加具备投资的价值。

        从这个角度看,他进入出现在这里,所表现出的姿态,倒是一笔极其划算的事。

        “咳!血旗,人你已经看到了,就不要再横生枝节,跟我们走吧。”

        江城子面无表情,对这件事并不表态,余光扫了一眼秦宇,暗道百溯看人的眼光,的确是有几分。

        黑袍下,秦宇微微皱眉,抬头与血旗对视。

        “你很不错。”

        “多谢阁下夸奖。”

        “虽然你表现很平静,语态没有流露半点情绪波动,但我这一生杀人无数,而杀人终归是要冒险的,波折经历多了,感应还算是敏锐……所以,你心中很想杀我。”

        不是询问,不是质问,而是平白清淡的直述,将事情摆到明面。

        秦宇微微挑眉,没有做出回应,而有时沉默本身,就是最好的回答。

        没错,他想杀人!

        自接触桃园开始,与桃女相遇后,秦宇的修行便进入快车道,接连几番际遇之后,一跃而起如日中天,有了如今实力。

        昊阳世界中,不说纵横睥睨毫无畏惧,至少在主宰不曾公然现身的境况下,他的确无所畏惧。

        之后杀黑暗主宰,夺黑暗帝冠,又有黑暗之眼和神国…

        …这一切一切,都在无形中堆叠着,秦宇本身的自信与骄傲。

        可他进入西荒后,明明什么都没做,便陷入到凶险漩涡,暗中多了诸多恐怖强敌。

        个个皆想他死!

        若当真是生死大仇,秦宇倒也认了,关键直至今日他都不知道,要杀他的人是谁。

        尽管表明还算平静,可秦宇内心无比愤怒,只是如今局势,不允许他肆意发泄,所以只能尽数压在心底。

        今日,面对血旗在京畿之地的截杀,秦宇依旧在忍耐,可他心中汹涌着的,暴戾至极的杀意,正变得越来越强。

        他需要一个宣泄口!

        而血旗,是第一个主动跳出来,将自身完全暴露在秦宇面前的死仇……没错,在秦宇看来,任何试图杀死他的举动,都是不可原谅的事情,双方恩怨结下便不可化解。

        终归要分生死!

        杀血旗,无疑会有风险,可如果有机会做到,秦宇会毫不犹豫。至少,他要让帝都里面,那些高高在上的大人物知道,他不是一颗可以被随意摆布的棋子。

        至于这么做,会带来怎样的后果……难道秦宇装作今日截杀之事并未发生,血旗就能与他化干戈为玉帛?呵呵,从他此刻的眼神,秦宇就知道,血旗的确是一个疯子。

        今日截杀失败,只会是一个开始!他是真的将秦宇当成了,必须被杀死的猎物。

        血旗要杀秦宇,秦宇便要杀他……至于后果,且等杀了之后再说!

        李周一既然能将他,硬生生拉来西荒之中,就绝不会毫无力量。至少,他背后还有强有力的支撑者,秦宇表现的越强大,同样会加重自身份量,更加值得被重视。

        秦宇不相信,他们当真会眼睁睁看着,李周一被彻底打落尘埃,却什么都没做。

        今天的沉默,并不代表着以后,他们仍会是沉默状态。

        血旗笑了起来,无比灿烂欢愉,像是看到了某些,极其美妙的事情。眼前的黑暗主宰,居然真的想杀他……而且敢杀他!

        这一生中,想杀他的人不知凡几,但敢杀他的……今日还是第一个。

        如此有趣的人,当然要尽快杀掉,原因之前说了的——疯子也不想死。

        既然察觉到了,秦宇想杀且敢杀他,又有几分威胁的时候,那么抢先动手将其杀死,当然就是最好的选择。

        于是下一刻,血旗眼眸深处,蓦地浮现出一丝赤红。非常细微且暗淡,即便就站在他面前,也很难察觉到,更关键的是血旗自身气息,在这个过程中毫无变化。

        但……秦宇察觉到了危险气息!

        既然确定,血旗并未放弃,继续杀死他的念头,对于这个强大的疯子,秦宇自然忌惮无比。

        所以,在血旗眼眸深处,赤红浮现的瞬间,秦宇便已经锁定住,背后寒毛瞬间乍起。他不知道,对方的手段是什么,可本能告诉秦宇,他已陷入到极大的凶险之中。

        避开!

        这是秦宇第一个念头,可就在下一刻,他眼前的世界,突然被血色彻底覆盖。

        血旗眼眸深处的那丝赤红,在秦宇的世界中,瞬间膨胀了无数倍,将他一口吞了下去!

        在这血红包裹中,无尽寒意自身体深处爆发,席卷而出充斥四肢百骸每寸血肉,悍然剥夺了秦宇对自身的掌控能力。

        这份剥夺,针对的不仅仅是肉身,甚至还有魂魄!

        此刻,秦宇唯一还能操纵的,只剩下自己的念头。

        仅止于此!

        所以,他只能清楚的以“旁观”姿态,看着自己缓缓抬手拍向眉心,尽管速度并不快,可这一掌中蕴含的力量,足够在一瞬间,令他的头颅炸成粉碎。

        这一刻,秦宇突然想到百溯真圣之前的提醒——血旗最厉害的手段,是能操控人的心神!

        原来是这样,果然很厉害。

        野鸡霸王站在秦宇肩头,形体缩小之后,它一身翎羽越发显耀夺目,一眼便可知不俗。甚至于,稍稍“丰满”过度的身躯,也随着自身缩小,竟给人一种软萌可爱的感觉。

        只不过此刻,它一双眼珠不知何时,悄然变得赤红,像是在鲜血中浸泡了很久。它直勾勾扭头,僵硬且呆板,血色眼珠死死锁定秦宇脖颈处,因为身躯绷紧而浮现出来的血管。

        突然间,野鸡霸王猛地探头,张嘴撕咬过去,速度快的惊人以至于贯穿空气,竟发出刺耳破空声。

        啪——

        它足可碎石断金的尖嘴,被一只手抓住,铁铸般任凭它如何挣扎,都不能挣脱出来。

        秦宇缓缓发力,任凭野鸡霸王挣扎着,将它从肩膀上抓下来,半提在眼前摇头轻叹,“实在是丢脸啊,自己的宠物居然被别人控制,差点糟了它反噬……”

        语落,黑袍下蓦地射出两道精芒,紧紧盯住血旗,“唯一值得安慰的是,你也并非毫无代价。”

        闷哼一声,血旗鼻子涌出鲜血,脸色瞬间变得惨白!

        惊怒自胸膛间涌出,他脱口低呼,“不可能!”

        的确无法置信,他真正的杀手锏,居然会被直接破除,甚至导致自身承受反噬。

        这种情况,自修炼完成之后,尚且是第一次出现!

        而对手,仅仅是连主宰境,都还不是的黑暗主宰。

        “够了!”叶梓凌抬手一按,“嘭”的一声闷响,血旗被重重压倒,地面四分五裂。

        叶勤脸色也不好看,沉声道:“血旗,不要太过分,今日到此为止,否则本将不会再给你丝毫颜面!”

        两位帝都警备司主将在场的情况下,血旗依旧出手伤人,虽说最终并未得手甚至被反噬,但这对叶勤、叶梓凌而言,已是极大的羞辱与漠视。

        所以,叶梓凌悍然出手镇压,叶勤也表明态度。

        这是必须做的事情,否则他们威信必定大损,日后如何能够统辖麾下?在帝都大人物们眼中的地位,也会出现动摇……一点小事都处理不好,日后岂能担当大任!

        血旗趴在地上,眼神直勾勾看着秦宇,闭上眼又睁开,“很好,今日我认输,但本座记住你了。”

        

    本站域名变为  www.bxwx666.org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请收藏本站。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