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天龙新史

    第七十八章 来意

      苏星河听黄越几次称他为“师兄”,很是不明所以,便小心的说道:“小老儿此来是为了些事情要和少林派的大师交涉的。只是黄少侠为何称呼小老儿为师兄?刚才我看少侠与那位喇嘛交手时所用的武功路数极像是出自本派,难道少侠和本派颇有渊源?小老儿却是从未听说过。”苏星河对于黄越的来历也很是好奇的,毕竟这么一个年轻高手可不多见,只是当日擂鼓山上无暇问及罢了。

    黄越微微一笑道:“我所用的是‘天山折梅手’,小弟师出天山,想来苏师兄也听说过我师父吧?”苏星河大吃一惊,瞪大了双眼道:“天山?!难道你是居于天山的师伯的弟子?之前你为何没有说出来?”

    黄越摆摆手,微笑着点点头,苏星河也省悟到在大庭广众下谈起逍遥派的事务有所不妥,当即就住口不提,不过心中却是吃惊不已。苏星河虽然不认识“天山折梅手”和“天山六阳掌”,不过刚才黄越所用的武功虽然凌厉狠辣,但无不轻灵飘逸,的确是逍遥派的路数,这他一眼就看出来了,没想到黄越竟然是天山童姥的弟子。

    苏星河听无崖子说起过天山童姥的,也知道这位师伯向来很少在中原武林露面,不想竟会有黄越这么一个弟子。不过苏星河对黄越的也是相信了大半,逍遥派在江湖中知道的人极少,黄越能说出“天山折梅手”和天山童姥,而且所用武功也的确是逍遥派的武功,那黄越就的确是逍遥派的门人了,而且黄越年纪轻轻就有这么高的武功,可不是一般人能调教出来的。

    因此苏星河略一思索就确信了黄越的话,对黄越说:“原来黄师弟竟也是本门中人,之前却是小兄失礼了。”苏星河语气极是热情,显然对本门出了黄越这么一个高手欣喜不已,之后又对他身后的几个人说道:“你们快过来拜见你们师叔,黄师弟是你们师伯祖的高徒,年纪轻轻武功就远胜为师,你们可要向他多多请益才是。”

    苏星河身后自然是康广陵、薛慕华等“函谷八友”了,丁春秋死后八人又得重归苏星河门下,自然喜不自胜,是以终日侍奉于苏星河左右,这次也跟着来到了少林。康广陵等人自然听苏星河说起过当日擂鼓山上的情形,对黄越也是有所认知,刚才看到黄越和喀巴动手时招式精妙凌厉之极,远超于他们,心中更是佩服不已。不想黄越竟然摇身一变成了他们的师叔,则是大吃一惊,他们年纪超出了黄越一大把,要拜一个毛头小子,心中的尴尬可想而知。

    不过门规森严,而且苏星河的话他们又不能不听,因此康广陵、薛慕华等人只能拜倒在地,齐声道:“弟子拜见师叔!”康广陵其他七人在江湖中名声不显也还倒罢了,薛慕华的神医之名在江湖中几乎是人尽知之,旁边不少江湖中人自然认得他,见他竟然拜倒在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子面前,口称“师叔”,不由都大吃一惊。薛慕华从未对他人提起过师门,此时那些江湖中人看到薛慕华的师父、师叔一起出现,都大感意外,顿时小声议论起来。

    黄越也被康广陵几人弄得措手不及,像康广陵那么一大把年纪的人了还向他跪拜,黄越顿时哭笑不得,看到几人还要再磕头,就挥袖一拂,发出一股柔和的劲力将八人托起,有些尴尬的说道:“不必多礼,我可不敢受此大礼。”

    康广陵等人只觉得一股柔和的力道将他们托住,便毫无反抗的站了起来,知道是黄越所为,而一下子托起八人,显然黄越的功力远非他们所能想象,敬佩之余心中对黄越这个师叔越发好奇起来。

    苏星河眼见黄越这般轻描淡写的发劲扶起康广陵八人,心中更是惊异,看来他对黄越的武功还是估量不足啊。苏星河看看四周,见众多江湖中人围在周围,不是谈事的地方,就拉起黄越的手说:“师弟,此处不是叙话的对方,我们找个地方好好谈谈,小兄还有些事情想让师弟代为参详一番。”

    黄越转头一看喀巴还在调息当中,就摆摆手道:“苏师兄且慢,这位大喇嘛还在调息当中,小弟得在一旁为他护法,否则他一旦被打扰到必将会走火入魔,到时就是我的不是了,还是待他收功之后咱们再好好聊聊,也不急于一时。”

    苏星河知道黄越说得有道理,但他的事情却也很是着急,急于求助于黄越,因此就向薛慕华示意了一下。薛慕华心领神会,站到场中向四周施了个礼,朗声道:“诸位朋友,敝师叔与这位大喇嘛的比试已经结束了,家师想在此与师叔叙话,还请大家行个方便,也免得打扰到那位大喇嘛,得罪之处还望海涵,在下感激不尽!”

    薛慕华在江湖中声名广播,那些江湖中人即使没见过他也都听说过他的名声,自然不愿得罪于他,人在江湖飘,哪有不挨刀的?日后说不定还有求于他呢,因此都纷纷拱手说什么“薛神医客气了”之类的客套话后离去,很快场中就只黄越和苏星河几人了,只一个喀巴还在入定之中。

    黄越没想到薛慕华的话对那些桀骜不逊的江湖中人这么管用,看来薛慕华在江湖中的神医之名果然不是吹出来的。黄越对苏星河说到:“苏师兄,现在人都已经走了,有什么话尽可以说了,我也很是好奇有什么事能难得到你和几位师侄。”

    苏星河看了一旁大石上还在入定中的喀巴,就很是沉痛的开口道:“师弟,小兄惭愧!实在是没有脸面说起啊,竟然连先师最后的遗愿都没能完成,日后九泉之下也无颜再见他老人家。”

    黄越听得大奇,无崖子还能有什么遗愿让苏星河去办的?无崖子死的时候苏星河根本就没在旁边的。黄越脑子一转,不由失笑道:“师兄说的是不是当日少林寺的那位虚竹和尚不肯就任本派掌门一事?这都过去半年了,你难道还没能说服他?”

    一想到这黄越就想笑,以虚竹那呆呆傻傻却又执拗至极的性子,想来对苏星河跟他所说的什么就任逍遥派掌门后的种种好处必然不屑一顾,只一心要继续在少林寺当和尚,而苏星河虽然号称“聪辨先生”,但在虚竹这种犟驴脾气面前必然毫无用处,想到苏星河在虚竹面前口若悬河时虚竹却只闭目念经的情景,黄越不禁轻笑起来。

    苏星河很是奇怪的看着黄越,不明白他为何发笑,黄越收住笑容,疑惑的问:“难道苏师兄你这次来也是为了说服虚竹跟你回去就任逍遥派掌门?”苏星河很是沮丧的说:“小兄已经来少林和他们交涉多次了,只是每每都无功而返,掌门每次不是闭目念经就是把事情推到那些少林高僧头上,最后几次干脆连见都没见我一面,而那些少林和尚却说什么掌门已经不在寺中了。我也是想趁今日天下群雄汇聚于此,向少林派提出此事,迫他们同意掌门还俗。还望师弟为我参详一番,助我完成先师的遗愿。”

    苏星河说完就向黄越躬身作揖,黄越赶紧扶住他,道:“师兄不必多礼,只是师兄你和薛师侄在江湖中那等声望都没能办到,我又能帮上什么忙呢?总不会是我们强行动武把虚竹和尚抢回去吧?那样小弟倒是可以帮得上忙。”

    苏星河哭笑不得,他和黄越说得正经严肃的,黄越却还是和他这般开玩笑。不过苏星河也知道以黄越的武功在少林中抢出一个人倒也不是什么难事,毕竟少林中那些老和尚的武功大部分也就和他差不多而已,以黄越的武功那些和尚却也是拦不住,但这却是万万不能施行的,苏星河可不想与少林交恶。

    苏星河连连摆手道:“这可使不得,少林派乃武林正道之首,与其交恶殊为不智,而且此举大大得罪了掌门,这万万使不得。我是想到时师弟也替我跟少林的那些和尚说说,掌门既已没了少林的武功,又拜入到了先师门下,已不算是少林弟子了,如何还能继续在寺中出家?当日师弟在擂鼓山下击败丁春秋,救下了玄难和玄痛两人,想来少林派会卖你个面子的。”

    黄越点点头道:“这倒还可以,只是我看此事根源还在虚竹身上,他一心向佛,若不愿又有什么人能强迫于他。而且当日苏师兄你也看到,虚竹他呆呆傻傻的,能当好本派的掌门吗?他既不愿当不如就让苏师兄你来做这掌门吧,反正你也是无崖子师叔的大弟子,这也合情合理。”

    苏星河猛地摇头,赶紧说道:“这可万万使不得,既是先师遗命,小兄不敢妄想,只能尽力辅佐掌门打理一应门中事务,万万不敢有此心。”黄越翻了个白眼,无崖子何等人物,怎么收的几个徒弟都这般没出息?不过此时虚竹已经不在少林寺中了,苏星河又得白跑一趟了。

    ————————————————————————————————————

    今天有点匆忙,急忙码了出来,有些仓促,见谅


    本站域名变为  www.bxwx666.org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请收藏本站。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