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天龙新史

    第八十二章 舌辩

      黄越对游坦之这个天龙里有名的可怜人却也生不起气来,叹道:“游氏双雄当日散发英雄帖之时就当有这方面的心理准备,江湖拼杀生死由命,况且他们也是自杀而死,却也怪不得我大哥,混战之中谁还顾得上谁?只是我和我大哥结义之事江湖中知道的人很少,你是受谁指使来这捣乱的?”

    黄越和萧峰结拜之事以前只有少林派知道,但他们却也不会到处宣扬的,而丐帮也只是这一两日才知道的,应该还没有传开,其他知情的几个人也不会那么长舌的,而以游坦之三脚猫的武功在江湖中必然不会消息灵通的,但他却知道了,黄越感觉其中定有蹊跷。

    游坦之大声道:“总之是乔峰狗贼害死了我亲人的,我一定要报仇的!你和那狗贼结拜的事自然有人告诉我,我就是要在天下英雄面前揭露你,你和乔峰都是一丘之貉,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他眼见黄越武功高绝,自有有生之年却是无望赶上了,报仇则更是无从谈起了,绝望之下却也是将心一横,破口大骂起来。

    黄越摇摇头,道:“被人利用了还不自知,可怜!”说着黄越抓住游坦之的肩膀,提起他向薛慕华扔去,嘴里说道:“薛师侄,你和游氏双雄颇有交情,他的后人你就代为照料吧,免得流落江湖被有心人利用了而至游家绝后了。”

    对游坦之这种小卒黄越却也不愿多费心思,没了易筋经和冰蚕的游坦之此生别再想有一身高绝的武功了,只交给薛慕华便是,只盼这小子命好,别再碰上阿紫那个小魔星,要不然只能怨他自己命苦了。而游坦之被黄越扔出之后以为必然无幸,不料飞出一阵后就安然落到薛慕华的身边,心中却也是有些害怕了,被薛慕华一劝慰就安静下来。

    而旁观众人眼见黄越称薛慕华为“师侄”,薛慕华也恭声应是,都不禁吃了一惊,薛慕华师门从未向任何人提起过,此时竟然冒出来个师叔。之前在山道上目睹了黄越和苏星河相认情景的那些江湖人士就向身边的人说起了缘由,一时间众人对于黄越和薛慕华的师门都大感好奇,一时间又是议论纷纷。

    黄越看到被游坦之这么一搅和,就有不少人目露凶光的看着自己,黄越虽然没将那些人看在眼里,但还在这呆下去却也是没趣,而且接下来商讨什么的却也是没什么意思,就向苏星河示意。苏星河心领神会,上前几步对玄寂朗声道:“玄寂大师,小老儿此来却也还是为了敝派掌门之事,敝派掌门在少林盘桓的时日已经不短了,是不是也该放我们掌门回去了?”

    在场的天下英雄大都已经知道苏星河就是薛慕华的师父了,薛慕华的医术就已经是那般高超了,号称“阎王敌”,那他的师父的厉害就可想而知了,而且“聪辨先生”之名人尽皆知,不想竟会和少林派闹出什么“扣押掌门”的事情来,那此事定然非同小可。那些江湖人士看到又有的热闹看了,无不心中鼓舞,这次虽然没看成少林、丐帮的龙争虎斗,能看到这番热闹倒也不虚此行。

    玄寂此时心中也是暗暗叫苦,苏星河已经来过少林几次了,每次都是纠缠不休的要让虚竹还俗,跟他回去就任逍遥派的掌门,这次苏星河一来玄寂就知道必然也是为了此事,现在他果然当众提了出来。但虚竹身为少林派的弟子,又没有犯什么戒律,如何能够还俗而改投他派?而且自虚竹回寺后武功突飞猛进,便是玄字辈的高僧也不是他的对手了,少林派自然不会放任这么一个绝顶高手就此离去的。因此每次苏星河的纠缠都让少林寺的众僧头疼不已,今日眼见他当众又提出此事,一时间玄寂也是不知如何是好。

    玄寂沉吟了一会才斟字酌句的说到:“聪辨先生,虚竹乃是敝派弟子,又是出家之人,如何能够改投到贵派去任掌门呢?而且虚竹向佛之心甚坚,不愿再沾惹俗务,聪辨先生又何必如此苦苦相逼呢?”

    玄寂此言一出周围众人大是惊讶,他们原本以为是少林派扣押了苏星河等人的掌门,不想竟原来是苏星河想让少林寺的一个小和尚去当他们的掌门,这可奇之又奇了,一个“虚”字辈的小和尚会有什么出奇之处,竟能让薛慕华的师父聪辨先生如此看重,非要他去做掌门。知道即将能听到一件出奇的秘闻,周围众人顿时兴趣大增,纷纷注视苏星河,想看他如何作答。

    苏星河心中发苦,此事的最大关碍就是虚竹死活也不愿随他出寺就任掌门,少林派的和尚也可以用这个理由应付于他。苏星河知道玄寂也明了了他想要借天下群雄的压力逼迫少林,因此玄寂也是如此应对,向群雄说出其中原因。苏星河摇头说到:“大师此言差矣!虚竹先生当日破解了先师的珍珑棋局,之后又拜先师为师,就任敝派掌门,一身少林武功也尽皆被先师化去,虚竹先生现在身负先师七十余年的功力,又如何能算是少林弟子呢?莫不是少林派见他武功高绝,不愿放他离去?”

    玄难和玄痛两位高僧被丁春秋化去毕生功力,这事却是难以掩盖的,是以在场众人大部分也都知道这事,同时苏星河与丁春秋是同门师兄弟的事情也不在是什么秘密了,因此听到虚竹的武功被苏星河的师父化去众人却也没感到吃惊,以为也是“化功大法”的缘故。不过想到虚竹竟然获得了苏星河师父的一身功力,那些人吃惊之余也是有些艳羡,纷纷看向玄寂。

    玄寂也是一窒,虚竹当时呆呆傻傻的向无崖子磕了九个响头,算是拜师了,之后更被化去少林派的内力,转而由无崖子逆运北冥神功将七十余年苦修的功力尽数贯注给虚竹,而虚竹却又接受了无崖子的七宝指环,这更是被苏星河抓住不放。不过这些玄寂等人却是已经和苏星河争辩过数次了,玄寂随即开口道:“聪辨先生,虚竹自幼便在寺中长大,从未下过山门一步,不通世务,当时却也不知令师叫他磕头就是拜师之礼,只是尊敬令师是前辈高人才会如此,而他的功力也是令师强行化去的,却也须怪不得他。虚竹虔心向佛,不愿随施主而去却也是常理,施主又何必如此纠缠不休呢?”

    玄寂这番话避重就轻,对于虚竹接受无崖子的功力和七宝指环之事避而不谈,只抓住虚竹不通世务、虔心向佛的事做文章,苏星河不由大急,再这么说下去就又如之前几次那样了,就看向黄越向他求助。黄越一看苏星河这样,跟他“聪辨先生”的外号大不相称,不由暗自好笑,轻咳一声就说到:“玄寂大师,此事是敝派的重大事务,敝派上代掌门仙去之时将毕生功力都传予虚竹先生,又将掌门信物也传给了虚竹,他现在可说是身负我门派的上乘神功,岂能再在少林寺出家?还请玄寂大师将他请出来相见,我们自有话和他说。”


    本站域名变为  www.bxwx666.org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请收藏本站。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