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天龙新史

    第八十六章 遭遇伏击

      黄越过河拆桥的将之前藏身的石洞打塌之后,就朝着太阳升起的方向走去,身处野外他一个路痴也只能一直向东走了,等碰到了人烟再打听去往山东的路途。心情舒畅再加上腹中饥饿,所以黄越就在野外以轻功飞驰起来,尽情的享受极速的乐趣。所幸此时天色尚早,野外也没什么人,要不然以黄越此时的轻功,常人怕是会惊呼碰到山魈野魅了,就是武林中人看到了也会大惊失色,毕竟黄越的这份轻功也太过骇人了。

    黄越在早餐的诱惑下快速的赶到了一处市镇,一大早的就闯进一家酒楼,催促着赶紧上酒上菜,直如恶鬼投胎似的,也是,从昨天午间到今晨,黄越可是粒米未进,可被饿惨了。店小二虽然心中奇怪,但在银子的驱使下也不敢怠慢,各种好酒好菜流水般的端了上来,黄越甩开腮帮子旁若无人的大吃起来,只看得一旁伺候的店小二咂舌不已,开店这么久,还没见过这么能吃的。

    黄越酒足饭饱之后就摇摇晃晃的出了酒馆,他刚才已经问清楚了他此时已经过了汴都了,只再往东北走就可以到达泰安了。不过一问日子黄越也不禁暗自咂舌,他还以为在那个山洞中修炼“龙象般若功”不过一天而已,没想到已经过了两天了,难怪他会觉得那么饿,看来修炼武功也还是不能扛饿啊。

    打听完路途之后黄越就即刻启程,也正好就此消消食,只是黄越一路慢悠悠的就如游山玩水一般,却也是不急于赶去泰安,反正他也知道要是萧峰都没能发现什么线索,就算去到那了也帮不上什么忙的,何必再如此风风火火的奔波呢?因此一天下来黄越才走了百里不到的路程,以他的脚程而言确实是有够慢的。

    黄越走在路上,正琢磨着晚上该在哪停留下来过夜,他一路随意走来,竟然错过了投宿的地方,看来又得在野外过夜了,好在此时已经入秋了,却也不是那么难熬。黄越突然停下脚步,向前方笑着喊道:“诸位怕是已经恭候多时了吧?我却没想到自己竟然这么大能耐,牢烦这么多位高手在此等候,真是惭愧,在下何德何能?竟累得诸位在此恭候。”

    黄越本来低头赶路,也没有注意到前方有埋伏,只是突然听到一道有些急促的呼吸,暗凛之下运功仔细查探,终于发现前方林子中竟然藏着五六个人,而且都是高手,要不是其中一人不知怎么的气息变重,黄越没有注意的话定然发现不了他们。听那几人气息悠长,显然内功都已经有了相当火候了,这么多高手突然出现在自己前方,而且行踪隐秘,黄越可不会认为有什么好事,凡事还是小心点为好。

    埋伏的人没想到黄越竟然如此警觉,在四五丈外就发现了他们,不过他们显然是有恃无恐,就走出了藏身的林子,将黄越团团围住。而黄越看到他们现身也很是意外,没想到杨合忠与全冠清竟然也在其中,他们竟然这么快手脚就跟上自己并设好了埋伏,不过黄越却也不惧,任由他们将自己围在当中,只好整似暇的打量着来人。只是黄越现在才想起来他竟然忘了他给全冠清的生死符解药只有六天的药效,要是再过一天全冠清没能找到他那可就得活活痛痒而死了。不过黄越对于全冠清的生死也没放在心上,对此也根本没上心,离去之后就将此事抛到脑后了。

    来人除了杨合忠与全冠清外,还另有四人,看他们气度沉稳显然都是高手,估计也是摩尼教中的高级人物,黄越心知自己坏了摩尼教的好事这些人寻来定然没有好事,不过这几个人怕是还不能把他怎么样,因此黄越笑着说:“杨左使,没想到没过几天咱们又见面了,还真是有缘,你不替我介绍一下贵教中的高人?我对你们摩尼教向来都是好奇得很的。”

    杨合忠尚未说话,站在黄越右手边的那个面目阴冷的老者就冷冷的说到:“看来杨兄弟没有说错,这小子的确很是机灵,竟然能够发现我们,果然有些门道。老夫钟明成,乃是圣教的护教法王。”说着他又一直黄越左边的那个中年男子道:“那位便是本教的光明右使,其他两位也是本教的掌旗使,都是特意为你而来。你不但坏了本教的大事,听说对我们教中事务还很是了解,而且竟然还有颜副掌旗使的金星镖,好奇之下就过来会一会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

    黄越哈哈一笑,道:“在下何德何能?竟然能劳动光明左右使、护教法王和两位掌旗使一起前来,实在是不胜荣幸。不过钟法王,诸位的武功都还算高明,只可惜这位全坛主却差了一些,要不然我刚才也发现不了几位的。”

    黄越看到全冠清一出来就满是怨毒的盯着自己,细一辨认就知道之前他听到的那道呼吸声就是全冠清发出来的,看来定是全冠清吃过黄越的大苦头,一见之下就忍耐不住以至于暴露了行踪,不过算算全冠清生死符发作的时间马上就到了,他要是找不到黄越可就惨了。只是摩尼教的人动作够快的,只几天时间就来了这么多高手对付自己,看来摩尼教的势力果然不容小视。

    全冠清一听黄越的话眼神越发的怨毒了,他当日被黄越的“生死符”折磨得苦不堪言,和丐帮闹翻离去之后摩尼教中的几个高手对此也是束手无策,他就想去找薛慕华解治,不想薛慕华也上了少林。全冠清就想等薛慕华下山之后请他医治,不料摩尼教的探子回报薛慕华竟然是黄越的师侄,无望之下全冠清就想随杨合忠等人前来擒住黄越,逼黄越交出解药,没想到竟是他暴露了众人的行踪。

    钟明成淡淡的看了一眼全冠清,道:“全坛主中了阁下的奇毒,自然对阁下有所不忿,老夫却也是没料到你竟会如此警觉。不过也没关系,我们这么多人对你一个毛头小子,想来也不是什么难事,稍后老夫倒要好好问问你是从哪知道了我教中的事务,我们圣教可是向来很少在江湖中露面的。”

    黄越知道摩尼教中光明使的身份应该比护教法王高些,但见到杨合忠和那个光明右使都不说话,只由这钟明成发话,看来这老头在摩尼教中的地位不简单啊。黄越听到钟明成想要将自己拿下,不由微微一笑,这些人除了钟明成和光明左右使外,其他三人的武功黄越却也没有放在眼中,要想就此留下他,却也是痴心妄想。

    黄越哈哈一笑,对钟明成道:“几位这样就想留下我,怕是有些难度吧?诸位就这么有自信?”这时一直没有开口的杨合忠说到:“黄越,我知道你轻功高绝,但你现在已经被我们围住了,想要以轻功逃走却也是有些难办了,不如束手就擒跟我们回去,我们教主必然会对你从轻发落!”

    杨合忠心中却也很不是滋味,光明左使在摩尼教中地位尊崇,这次将杨合忠派出来掌控丐帮显然摩尼教对此事非常重视,除此之外还派了锐金旗的正副掌旗使率锐金旗的精锐随行,另外还派出光明右使和一名护教法王在附近准备随时接应,可见摩尼教对于丐帮的重视程度。不想摩尼教蓄谋已久的大事竟然被黄越给破坏了,杨合忠竟也被黄越当众轻松的击败了,这让他在教中很是有些抬不起头来。而由于时间紧迫,摩尼教的其他高手却也没能及时赶来接应,因此也没有能够及时补救,阴谋败露后,杨合忠也只好不甘的领着摩尼教的人马退去。

    杨合忠率人和钟明成等人会合之后,说起了黄越之事,杨合忠对黄越的武功可是印象深刻,不过钟明成却有些不以为然,言语间意有所指的说这是杨合忠为了推卸责任而蓄意夸大了。由于钟明成是摩尼教的老人了,而且还救过当代教主的性命,是以杨合忠却也不好多说什么,一切都由钟明成定夺,对于他们几人前来围捕黄越的计划他也是略略表示了一下反对就不再多言。钟明成就令教中弟子注意打探黄越的行踪,不想黄越下了嵩山之后就觅地修炼“龙象般若功”,一下子就不见了踪影,直到昨日日摩尼教的眼线才找到黄越的行踪,钟明成就率人匆匆赶到想要伏击黄越。

    黄越自然不知道其中有这么多曲折,不过摩尼教的人想要擒拿下他是很明显的,黄越当然不会束手就擒的,杨合忠的武功也就和段延庆差不多,想来那个光明右使与钟明成也和他差不多,黄越却是有信心应付的。当日鸠摩智可是能在天龙寺中独挡六大高手的围攻,黄越可不会认为自己比鸠摩智差劲,而且其他三人的武功也不可能有杨合忠的那般高,是以黄越丝毫没感到紧张。


    本站域名变为  www.bxwx666.org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请收藏本站。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