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天龙新史

    第九十章 再遇伏击

      佛印说完就一步当先掠了出去,黄越赶紧随之跟上。佛印的轻功也很是飘逸不凡,大袖飘飘的一步就跨出一丈多,却也相当快速,不过以黄越此时的眼力竟然没能看出佛印的轻功是哪个门派的,心中不由很是讶异。佛印显然是有心想试一下黄越的功力,于是越走越快,他刚才看到黄越快速已极却又飘逸潇洒的轻功很是赞叹,不过黄越年纪这么轻怕是功力也不如何高深,因此佛印就想考较一下黄越。

    黄越自然知道佛印的心思,微微一笑仍然不疾不徐的跟在佛印的身后,佛印的功力极高,就当日功力未失的玄难也是有所不及,不过比起黄越来还是有很大差距的,毕竟黄越这种怪物还是比较少见的,而且佛印的轻功也不如黄越,这自然难不倒黄越的。不过黄越想到佛印精修文学、佛法,于这两方面都有极深的造诣,分心之下能有这般功力却也是极为难得了,若是佛印也如玄难那般专修武功,以他的才学怕也早就是绝顶高手了,看来无崖子那等人物世上也是不多见的。

    佛印眼见自己连着几次加快了速度,黄越仍然不紧不慢的跟在身后,气息也仍然平稳悠长,似乎毫不费力,佛印心中暗叹,看来黄越的功力远胜于己,没想到这些年来隐居精研佛法,江湖中竟然出了这么一位年轻高手。

    不过佛印心性修为非常人可比,对此也只向黄越赞叹了一句就一笑而过,继续向前飞奔,既已试出黄越功力深厚,自然不必担心他跟不上了。黄越和佛印飞奔了一阵就停下休息,次日一早又再次上路,两人脚程很快,快到午间时已经奔出了二百多里,这还是为了避免惊世骇俗没有全部以轻功赶路。

    这一日正奔行间,黄越突然停了下来,佛印很是疑惑的看向黄越,黄越摇摇头说:“奇怪,这两天我怎么总感觉有人在盯着我,但就是没能发现周围有什么可疑之人。”黄越抬头看看四周,他们此时所站的路段是从一个山谷中穿过的,两边草木森森也没看到有什么人,即便有人藏身其中也不可能瞒得过黄越此时的耳目。

    佛印也很是奇怪,他已经试出黄越的武功比他高很多,似黄越这等高手的灵觉应该不会错,想来应该有人在暗中窥视,佛印也抬头四下张望,也根本没能发现什么。黄越摇摇头,这种感觉前天他就已经有了,但却没能有任何发现,自己也不免有些怀疑自己太过疑神疑鬼了。黄越去掉脑中杂念,和佛印又往前走了一阵,突然又停了下来,他抬头看了看,从地上捡起一颗石子,屈指弹了出去。

    佛印见黄越行为反常,正奇怪间只听一声惨叫,从前方十余丈外的高处蹦起一个人影,竟真的有人埋伏在路边!如此鬼鬼祟祟的定然不会有什么好事情。黄越看到蹦起来的那个人全身都披挂着树枝,还挺懂得伪装的,只是此时那人正捂着流血的肩膀,黄越知道他肩膀的骨头已经碎了,黄越对自己的指力还是很有自信的。刚才黄越运功细心侦听了一下,知道路边的高地上还有其他人埋伏,就笑着朗声道:“诸位难道还不现身?”

    埋伏的人眼见行迹暴露了,就纷纷从伪装的草木下站起来,奔跑着在两边高处将黄越和佛印两人围住,手中强弩泛着寒光指向黄越和佛印,竟有四五十人之多,俱都面蒙黑布。佛印见多识广,一见不由大惊:“这是大宋军中的制式强弩‘神臂弓’,难道这是官军在此设伏?”

    黄越却紧盯着站在高处有十来个人簇拥着的一个蒙面人,道:“慕容博,没想到你还是这么阴魂不散,到哪都能碰见你。当日你被我萧伯父追得落荒而逃,怎么今日又有胆量现身了?”黄越却是一眼就认出了蒙着面的慕容博,没想到慕容博这个时候竟还敢出来伏击自己,这么多人加上军中的制式强弩,看来慕容博这次是下了血本了,也足见慕容博对黄越的怨恨有多深了。

    蒙面的慕容博没有说话,却听他旁边的另一个蒙面人怒声道:“黄越,没想到你竟然是如此的卑鄙小人,我姑苏慕容与你素无仇怨,你竟然勾结官府加害我慕容氏,更在江湖上恶意中伤,今日必不与你善罢干休。”

    黄越一听那人的声音就哈哈笑道:“慕容复,你怎么也如你老爹那般藏头露尾的?你们落到今天这个地步只能怪你老爹当年害了我大哥一家,这比起我大哥一家家破人亡来还算是轻的。我和大哥正到处找你们呢,没想到你们正好送上门来了,说不得我要将你们留下一两个来,也好对我大哥有所交待。”

    眼见黄越如此狂妄,丝毫没将自己一干人放在眼里,慕容复不由一窒,四周之人心中也不由涌上一股怒气。只听慕容博森然道:“萧远山一介莽夫,又能耐我何?老夫不过是略施小计便将他甩脱了。而小贼你竟大言不惭,看看今日的情形,在这么多强弩之下你以为你还能逃出生天吗?老夫多年心血被你毁于一旦,今日不杀你不足以出这口恶气,只可惜你旁边的那位大师无辜为你送命了,只能怨你了。”

    慕容博一生的图谋竟被官府知悉,于复国大业更是阻碍重重,是以他对黄越这个罪魁祸首恨之入骨,直欲杀之而后快,加上黄越在华山之上表现得太过骇人,又是萧峰的拜弟,慕容博对有这么一个强敌的存在自然是不能安枕的,因此就如此兴师动众的想将黄越除掉,此时虽然被发现而伏击不成,但还是信心满满。

    黄越看看那些弓手,不由有些踌躇,宋时的军队虽然进取不足,但守城还是绰绰有余的,皆因军中的弓弩极为厉害,射程动辄能达到三、四百步,实在是强劲无比,因此才能与契丹相抗。现在黄越和那些弓手只相距三十多米,如此近的距离黄越虽然自信可以自保,但一旁的佛印怕是难以照拂得到。不过黄越却也不愿露怯,笑道:“慕容博,你就想凭着这几十把破弩将我留下?你也太高看他们了。只是我有件事不明白,我这几天总感觉有人盯着我,但就是找不到人,我想就凭你恐怕是办不到的吧?难道你那还有高手?何不请出来让我见识一下?”

    慕容博冷冷一笑,道:“黄越,你也不要想着拖延时间,至于其它的你到了阴间再向阎罗王询问吧。放箭!”慕容博也是怕夜长梦多,黄越的武功他是见识过的,因此也不再和黄越多说,即刻下令放箭。

    随着慕容博的一声令下,只听一阵机括声响,飞蝗般的弩矢在尖锐的破空声中向黄越和佛印两人激射而出,瞬间就到了两人的跟前。黄越眼见强弩如此的威势也吃了一惊,难怪宋朝如此积弱竟然还能跟精于骑射的辽国和西夏相持不下,除了依靠高大的城墙外,这等利器也确实发挥了极大的作用,这几十只强弩就有这般威势,那遥想当年秦朝横扫六国时的弩阵又是何等的声势?这当口黄越还有心思浮想联翩,真不知如何形容他的神经大条了。


    本站域名变为  www.bxwx666.org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请收藏本站。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