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天龙新史

    第九十二章 四大家臣

      黄越深恨那些弓手总是阻挠自己,解决了几个剑手之后就要再去修理那些弓手,不想回头却见那些弓手已经被也赶了上来的佛印全部打倒了,黄越也只好悻然作罢。此时佛印心中也是极为震惊的,不仅是黄越之前的表现,慕容博等人也给了他极大的震撼,慕容博他们不仅弄来了只有军中才有的制式强弩,而且手下几个人的武功也都相当了得,刚才佛印想要去制服那些弓手以免再威胁到黄越,不想竟被两个剑手给缠住了。那两个剑手武功也很高,加上意存拼命竟然将没什么对敌经验的佛印给缠住了,佛印着实费了好些气力才将那两人打倒,能有这样的实力的慕容博会是什么样的人物?为何要置黄越于死地?佛印近些年来隐居不问世事,是以不知道前些日子闹得沸沸扬扬的姑苏慕容一事,只一肚子的疑惑。

    将慕容博留下的人尽数解决之后,黄越心中又犯难了,看看倒在地上的几十具尸体,还有那些受伤呻吟的弓手,方才佛印解决那些弓手时虽不忍心下杀手,但他也知道那时慈悲不得,是以也下了重手,幸存的那些弓手无不筋断骨折的。黄越却不知此事如何处理善后,光是那些尸体就够烦人的了,更别说那几个伤者了,今天已经死了这么多人了,黄越却也不愿再杀了这些没有还手之力的人,而从他们口中问出慕容博的事情黄越却也没抱什么希望,看这些人方才那般悍不畏死的劲头怕是都经过慕容博多年的洗脑了。

    这时佛印走了过来,道:“黄公子,这些人都是什么人?为何要置你于死地?他们竟然有我大宋军中的制式强弩,而且武功也都是不弱,这等实力便是一般的大帮派也是有所不及,竟会如此大费周章的来此伏击你我。”

    黄越盯着地上的尸体摇摇头,道:“他们都是姑苏慕容的手下,姑苏慕容乃是当年鲜卑南燕国的皇族后裔,几百年来一直念念不忘想要复国,这些人都是他们暗中操练出来的人马。至于他们想要对付我是因为我将他们想要谋反的事情告诉了一位已经退隐的御前侍卫,在朝廷的霹雳打击下,慕容氏在姑苏的老巢还有在山东的一些据点都被剿灭了,因此慕容氏就势必对我欲杀之而后快了。”

    其实黄越也知道慕容博想要杀他并不是想要泄愤那么简单,只能怪当日在华山上黄越表现得太过锋芒毕露了,知道了那么多事情而且还与慕容氏有仇,慕容博对有这样一个大敌自然是不会安枕的,必然会想法设法将之除掉,不过这些黄越却也不知道怎么和佛印解释,是以没有说出来。

    佛印听了不由叹道:“南燕灭国已经五、六百年了,世人大都已经不知道了,没想到他们竟然还如此痴心妄想,妄动刀兵以致生灵涂炭,终是害人害己,看看今日便死了这么多人,若非你武功超绝,怕是我们也都难以幸免。”

    黄越知道佛印这等高僧自有一种悲天悯人之心,也没在意,他又看向躺在地上的那些伤员,感到很是头疼。黄越摇摇头来到之前被他打伤的那四人跟前,这四个人武功还算很高,竟能接下了黄越以《龙象般若功》所发的掌力,在江湖中也应该排得上号了,黄越也很想看看他们都是什么人。那四人中两人因为连着硬捍黄越两掌,此时都躺在地上生死不知,另两人受了重伤在地上挣扎着想要坐起来,但每每都是力不从心,眼见黄越走了过来,他们都停下动作,凶狠的瞪着黄越。

    黄越对两人狠历的目光视而不见,微微一笑就将他们脸上已经沾满血渍的黑布接了下来,却不由一愣,那两人竟然是包不同和风波恶,黄越又去将另两人脸上的黑布揭下,果然也是见过一面的邓百川和公孙乾,只是现在两人满脸是血的昏迷不醒。这下黄越可有些犯难了,在看原著时这四人除却包不同很是令人厌恶外,黄越其他三人可还是颇有好感的,特别是风波恶,他虽然行事胡闹,但黄越每每看到时也只觉得此人很是好玩,如果任由这四人就此死去却也可惜了他们的一身武功。

    黄越眼见邓百川和公孙乾还是昏迷不醒,想想还是把他们救醒再说,这两人能硬捍自己两掌,这等功力便是名门大派的一些长老名宿也不一定能有,兼之忠心可嘉,也不该就此死去。黄越想到这就突然出指点在邓百川的眉心和胸口,瞬间已经点出了十几指,一旁的包不同和风波恶只看到黄越只是挥了一下手而已。黄越又对公孙乾同样施为,并都输入一股真气刺激二人助他们疗伤,这四人武功虽高但黄越也还没放在眼里,救他们也不过是随心而已。

    黄越在灵鹫宫时还是下了一番心思去研读灵鹫宫里收藏的医书,因此现在的医术也还算凑合,再加上他那神秘的内力,很快邓百川和公孙乾就在黄越输入他们体内的真气的刺激下悠悠醒来。他们一醒来微一探察便知道自己体内伤势极重,但体内正有一股平和的内力在缓缓的修复破损的经脉,心知是被人救了。邓百川和公孙乾转头看了下四周的情形,之间周围除了黄越和佛印外已经没有站立着的人了,看来竟是黄越救了他们,不过两人却丝毫没有感到高兴,因为慕容博所带来的几十个人竟只剩下寥寥数人了,这可都是慕容博多年苦心训练出来的精锐,不想一朝损失殆尽。

    邓百川和公孙乾对视一眼,摇头苦笑,邓百川对黄越叹道:“没想到主公精心布置竟还是没能伤你分毫,还折损了这么多人马,阁下武功之高的确骇人听闻,只是你为何还要费心救治我们?你若是想要从我们口中得知主公和公子爷的消息,却也是休想,我劝你还是别白费力气了,我们兄弟四人虽然不成器,但这点骨气还是有的。”

    黄越微微一笑,摇头道:“你们能连接我两掌,我却也是不忍心看你们就此丧命才救你们的,否则就可惜了你们的一身武功,所以你们也不必感激我。而且我也素知你们四人是慕容氏的四大家臣,向来忠心耿耿,也没想过能从你们嘴里套出慕容博的消息,救你们也不过是我一时高兴罢了,而且说不定你们会恨我的。”

    邓百川苦笑道:“多谢你还能看得起我们兄弟四人,只是我们这么多人都不能你分毫,而且我们四个连你一掌都接不下,技不如人自然无话可说,就任由你处置了。”邓百川说完这些也是感觉有些吃力,就闭目不再言语,而包不同则难得的没有出来耍贫嘴,显然也知道实力相差太多,多说不过是自取其辱罢了。

    黄越摇摇头,这四人都还算是光明磊落之人,对他们黄越也不愿严刑逼供,黄越向来性子疏懒,虽然有时会耍弄一些小手段,但也不是那种不择手段之人。邓百川四人对他也没什么威胁,为人也还算可以,特别是对风波恶还有些敬重,此人虽胡闹但禀性善良,萧峰在杏子林中所说的事就令黄越对风波恶大有好感,对他们使用刑讯却也是不忍下手的。要说黄越这般是心存妇人之仁也好,迂腐也罢,总之黄越觉得为人不该太过冷历,因此也不想过度逼迫邓百川四人。

    黄越转头对佛印问到:“大师,你说我该如何处置他们?”黄越既不想杀了风波恶四人,但他们都是慕容博的手下,放他们离去却也是不甘,这四人武功不弱,于慕容博也是一大助力,放走了等若放虎归山,因此想听一下佛印的意见。

    佛印扫了满地的尸体,合十叹道:“阿弥陀佛,今日损伤的人命已经太多了,实在不宜再多造杀孽。就将他们交给附近的官府吧,涉及谋反本就不能轻忽,何况有这么多的军中制式强弩,其中定然大有牵连,而且这么多尸首,还需官府尽快处理掉,否则天气炎热很容易滋生疫病,殃及路人。”


    本站域名变为  www.bxwx666.org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请收藏本站。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