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天龙新史

    第一百零六章 轻松擒拿

      黄越也不愿跟方文谦多说废话,他的这些猜想都是凭着自己对慕容博的了解和原著的一些细节而作出的,并未有什么真凭实据,和方文谦如此对质可说是白费唇舌而已,因此打定注意要将方文谦那些拷问,黄越认为在“生死符”下能不开口说实话的在天下间只怕还找不出几个来,反正这方文谦和灵玑子这种人混在一起想必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而且他明明认得黄越却又假装不知,显然也是做贼心虚,要炮制他黄越可没有任何的心理负担。

    黄越凭着诡异没测的轻功掠到方文谦的跟前,足实吓了周围众人一跳,而方文谦仓促间出掌在黄越看来毫无威胁,黄越右手向上斜挥而出拂向方文谦的手腕,一式“天山折梅手”信手挥出极是潇洒写意。而方文谦也确实不容小觑,很快就调整好了心态,眼见出掌无功而黄越攻势已至,方文谦立时手掌同时飘身后退,嗤嗤声中十数枚细针射向黄越胸前几处大穴,细针在火光下散发出蓝汪汪的幽光,显然是淬了剧毒,却是方文谦想以此阻挡黄越的趁势追击,而他使出的暗器却比灵玑子等人强过百倍,的确不容小视。

    方文谦这一手不可谓不漂亮,不过当日慕容博调集几十名好手手持军中制式强弩“神臂弩”对黄越进行伏击,强劲机括射出的弩矢尚且不能伤到黄越分毫,方文谦这一手暗器实在是有些不够看的。黄越信手挥出一股强劲的袖风将方文谦射来的毒针尽数击偏,甚至还有数枚毒针向方文谦反射了回去,黄越解决毒针的时候脚下也没有停,继续向方文谦进逼。

    方文谦能够被慕容博派来收服蓬莱派的确并非庸手,他心知连慕容博都不是黄越的对手,更遑论他了,又见黄越不由分说一来就动手,根本没给他辩解的机会,方文谦心中自然大叹倒霉,而且他可不认为几枚毒针能够伤到黄越,因此早早的便想着要逃离了。方文谦飘身后退两丈后一落地便要转身逃离,同时连连出掌将周围看热闹的蓬莱派弟子击向黄越。

    方文谦如意算盘虽然打得叮当响,但对上黄越也只能自认倒霉了,黄越看到方文谦这几下兔起鹰落,显示的武功显然强过了邓百川等人,身手果然了得,而且方文谦须臾间便已定下脱身计策,又不惜以蓬莱派的弟子替其阻挡毒针还有黄越的追击,心性计谋果然更是不凡,慕容博手下竟然能有如此人物,看来这三十年来慕容博也没少花费心血。不过方文谦的武功在灵玑子等人看来也许是高山仰止,但对上黄越这一级数的高手却是白费心机了,要是黄越让方文谦就此逃走,那他可就闹大笑话了,不如趁早找块豆腐撞死得了。

    黄越双手微微一摆,衣袖挥洒间向他飞撞而来的蓬莱派弟子便倒飞了出去,丝毫没有构成障碍,然后黄越只一加速便来到了方文谦的身后,挥指向方文谦的腰间点去,果然是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的心机谋划都是无用的,方文谦一番手脚对黄越丝毫没有起到作用。

    方文谦听得背后动静,心知今日怕是难以善了了,心中长叹一声,没想到阴差阳错的竟会在这么一个小镇碰上慕容博的心腹大患黄越,有他在看来收服蓬莱派的计划怕是要胎死腹中了。不过显然方文谦并非那等只会一味怨天尤人之辈,他回转身来挥手又向黄越射出几枚毒针,同时出脚向黄越腰间狠狠扫出,竟然是正宗的少林派弹腿,看方文谦出腿强势有力显然已有了相当的火候了。

    黄越见状心中不由叹息,看方文谦的年纪想必是慕容博三十多年以前便已开始培养了,此人竟然修习的是正宗的少林武学,看来慕容家的燕子坞里面的藏书果然众多、包罗万象,难怪慕容复没能专修家传武功,却去修习别家武功,最终贪多嚼不滥,实在是可怜;而慕容博竟然也是如此,却去贪图少林派的七十二绝技,最终引得身体内埋下诸多隐患,可叹当年慕容龙城创立下的“斗转星移”竟没能让后人满足,还要却学别人的武功,若是慕容龙城泉下有知不知会作何感想?

    虽然黄越这当口还有心思感叹,不过他手上却没有慢,只见黄越身形晃了一晃便躲过了毒针,然后右手陡然探出抓住了方文谦的脚踝。方文谦脚踝被抓心知大事不妙,还没来得及有下一步动作便只听黄越嘿嘿一笑,然后方文谦只觉得天旋地转,竟然被黄越抡圆了狠狠的惯在地上,一时间灰尘四起。这一下可着实够方文谦喝一壶的了,虽然方文谦运功护住了身体,但还是被摔得筋骨欲折、眼冒金星,地上也被砸出了一个大坑。

    黄越让方文谦吃了一个大苦头后便上前快速的在方文谦身上点了几下,封住了他的穴道,方文谦顿时彻底失去了一战之力,而且黄越出指时真气直透方文谦体内筋脉,以方文谦的功力是万万别想自己冲开穴道的,便是慕容博亲至也得大费周折方能解开,是以此时方文谦已经是黄越案板上的一块肉了,随他下刀了。

    方文谦受制之后心知再无逃脱希望,长叹了一声,强忍着身上的伤痛站了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尘,昂然看着黄越,眼中满是不屈的神色,看得黄越也不免哂然一笑。而灵玑子等人看到平日里视如天人一般的方文谦竟然在黄越手下走不过十个回合便被生擒,更是大惊失色,想想之前他们还不知死活的向黄越出手,一时间尽皆面如土色,内心惶然不已。

    黄越对方文谦大义凛然的样子很是不以为然,要是平时或许黄越还会不为己甚,但当日慕容博率众在官道上袭击了黄越之后,黄越便知道他和慕容博之间已经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了,或者说当日黄越将慕容博的图谋告知给展昭起,两人之间就已经没有了转圜的余地了,再加上萧峰的杀母大仇,黄越可是不会再放过任何一个打击慕容博的机会了,是以他一定要从方文谦口中问出慕容博的下落或者图谋,至于手段他有的是,就看这方文谦到底是不是真的硬骨头了。

    黄越对方文谦笑了笑,说道:“你我都是聪明人,想必也不用我跟你多费口舌了,你要是说出慕容博如今下落或者其它有价值的东西,我必然不会为难于你,否则我想你也该听说过我的一些事,能在我手下不开口的人可真不多啊。”

    方文谦冷然看了黄越一眼,冷哼一声依然没有说话,显然是要硬扛到底了。黄越微一皱眉,看来这方文谦是逼着他用绝招啊,不过现在黄越可不会再对慕容博手下的人心慈手软了,于是抬手就要动刑逼供了。不过黄越刚一抬手就又一皱眉,原来是听到了又有大批人马向客栈奔行而来,而且从脚步声中可以判断出来人显然都是江湖中人,是谁这么晚了还会前来凑热闹?


    本站域名变为  www.bxwx666.org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请收藏本站。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